新一代兴趣太多 后备人才匮乏

  图:杨凌(右)接受大公网访问,缅怀蝉联奥运金牌的事迹,也分享对中国射击运动发展的看法/大公网图片

  杨凌在2010年广州亚运为中国赢得10米移动靶团体赛金牌后正式退役。杨凌在退役后有了新的身份,成为了北京射击运动技术学校的副校长,大赛时也经常担任射击比赛的嘉宾解说。离开了赛场,杨凌还是和射击牢牢拴在了一起。“做教练非常不容易,所有一切教练员都要考虑。运动员的家庭生活,日常训练,都要顾及到。”

  射击学校的运动员普遍年龄偏小,中专班里的孩子,要同时兼顾学习成绩和训练成绩。时代变了,如何管理好这些学生,也常常让杨凌头疼不已。“现在的孩子和我们过去截然不同,我当初训练非常纯粹,就是喜欢射击,喜欢打枪。任何其他事情都让我提不起兴趣来。每天都希望到训练场,打十环,一枪打十环,两枪三枪四枪五枪,一点点摸索,一点点去练。现在的孩子,信息量太多,感兴趣的东西太多了。”

  杨凌和老师们也曾尝试给学生们断网,没收手机,没收电脑,斗智斗勇,后来发现也需要改变策略,顺势而为,找到多元化的教育方法。“主要还是因为玩游戏很容易把手指玩机械了,这对练习射击动作非常有影响。”

  培育良才任重道远

  任何竞技项目的成功,都离不开充足、优秀的储备队员,而射击项目的推广,则面临器械管控等诸多限制。“目前国内有几款激光枪,技术趋于成熟,各地也有激光枪进校园活动。激光枪没有枪管,没有激发装置,没有火药,没有杀伤力,非常安全。但这也只能作为初期辅助使用,离真正的竞技体育射击用枪有很大差距。”

  除了器械的限制,训练场地越来越少也是射击项目普及的巨大障碍之一。杨凌从14岁开始接触射击,最初仅仅是因为兴趣,好奇。“我第一次摸枪是1986年,到1996年第一次拿奥运冠军。那时候,北京的业馀比赛热闹程度,绝不亚于全国比赛,几百人参加,氛围极好。现在,一参加比赛,可能只有四五个区县,往靶位上一站,六七人,也就算一场比赛了。后备人才太匮乏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