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列华为“竞争对手” 中方该如何应对?/施君玉

  不出外界所料,美国总统在其上任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与中国同样“有幸”享受此“殊荣”的,还有美的死对头──俄罗斯。特朗普妄称,中俄挑战了美国的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是两个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

  此言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外交部发言人批报告“歪曲事实”,促美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等过时观念。中国驻美使馆批报告内容“自相矛盾”,直言“竞争对抗中逆潮流而动,势必被时代所唾弃”。

  中方回应有愤怒,也有担忧。特朗普上月刚刚结束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双方签下“创歷史”的两万亿经贸大单,就在人们期待中美合作结出更丰硕成果时,“对手论”无疑于当头泼下一盆冷水。美国安全报告年年搞,虽不具备法律效力,但从中包含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目标、手段、途径等要素上的重要考量。显然,在“合作”与“竞争”的天平上,特朗普更倾向于后者,中美关系前景堪忧。

  但也毋须对此大惊小怪,自乱方寸。中美这片天塌不下来,双方不会因特朗普“对手论”而走向对抗。一直以来,中美关系就是“合作”与“竞争”的统一体,“合作”中有“竞争”,有时会非常激烈。“竞争”中有合作,偶尔也会“亲密无间”。奥巴马虽将中国定位为“战略伙伴”,但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几乎将中国逼到死角,其对华围堵、遏制,一点也不比特朗普弱。特朗普说中国是“战略对手”,但“美国优先”政策的实施,还得靠中国经济提供新动力,在朝核、中东等地区乃至全球问题上,没有对华“合作”,其寸步难行。

  中方该如何应对?先要弄清美想干什么?特朗普虽然抛弃了前朝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对中国的遏制、围堵并没有改变。其提出的“印太战略”,正是“重返亚太”战略的翻版,採取的手段也无外乎製造贸易摩擦、挑拨其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製造新的地区热点等等。

  此外,还要弄清美能干成什么?特朗普外交总体呈现收缩态势,亚太各国未必甘冒风险做美的马前卒,对华贸易围堵,“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得不偿失,挑拨南海局势、阻碍“一带一路”倡议,到头来不过是美国的“独舞”,无人喝彩,更无人响应。特朗普与华“竞争”,恐将一事无成。

  中方的最好应对,就是泰然处之,排除一切干扰。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任何逆歷史潮流的东西,都是短命的,最终都会被歷史淘汰。到头来,所谓“竞争对手”不过是特朗普玩的一场文字游戏,虽有碍观瞻,但无实际用途。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