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通过“一地两检”就是法理依据

  全国人大常委会今日下午将会表决通过关于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实施“一地两检”的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及“法工委”负责人等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广深港高铁港段的开通,是对特区经济和人员往来的一大突破,省时省事、效益宏远;而“一地两检”的实施,则是“一国两制”在实践上的又一成功,“一国”之内,“两制”连通对接,两地口岸人员、两地出入境法规共同运作于“同一屋檐下”,是十分值得高兴和期待的。

  “一地两检”的本意,本来就是一个利民便民的出入境管制安排,并不是一项政治举措。高铁既云“高”,当然就要快,如果乘客不在登车之前办妥一切出入境手续而要在中途下车再受检,列车在西九总站开出不到二十分钟,连二百五十公里的速度也还未达到便要在深圳口岸停车,让乘客下车过关再登车开车,那“高铁”就不要再叫高铁,索性改名叫“港铁”好了。因此,纯从“高铁”本义而言,与“一地两检”根本就是一对“孖生兄弟”,要“高铁”就要“一地两检”,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但是,反对派是不会如此想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看到有快速连通全国的高铁,不希望两地有进一步的沟通和融合,而高铁本身不好“反”,他们就把矛头集中“反”到“一地两检”头上,指为“削弱”特区管治权和“收回”“一国两制”,指为“割地自阉”,就差一点未有说到“侵略”二字而已。

  事实是,把“一地两检”说成是内地司法管辖权对港的“入侵”,把内地出入境管理当局在港设立口岸说成是什么“越境执法”,完全是出于抗中乱港政治目的的一派胡言。基本法第一章第一节第一条开宗明义就讲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在“一国”自己主权、领土之内,派驻口岸单位、实施司法管辖,又哪来的什么“入侵”和“越境”?难道今日香江还是昔日“大英帝国”殖民管治下的地方?

  当然,基本法就内地法律在港适用的问题,确有具体条文章节予以规定,即除“附件三”所规定者外,内地法律不在港实施。但“一地两检”的由来是港高铁需要与内地贯通,而基本法制定颁布之日根本未有高铁这回事,不可能作出“预见”。而更重要的是,“一地两检”并未就特区的区划和港人的权利作出任何规限或改变,特区还是特区,特区政府出入境和卫生检疫等部门照样检查执法,港人出入境只要拿张身份证和回乡卡就可以成行,不需再作另行申请,通过西九的内地口岸区就如在深圳罗湖或皇岗、落马洲口岸过关一样,又有什么分别和需要质疑与担忧的呢?

  因此,今日人大通过“一地两检”,“第三步”本地立法就是应有之义和不可逆转之事,高铁可望如期通车,市民应表欢迎。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