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年末送礼看时尚标桿\钟林芝

  图:珍妮.浪凡与女儿的母女牵手照片成为品牌商标的设计灵感\作者供图

  一转眼,又到了年终岁末,年终奖还没到手,但大家早已开始为年终奖的去处做起了盘算。只听见这几天里,办公室里的小姑娘们吱吱喳喳地不是在晒自己收到的圣诞礼物,就是在盘算着年终礼物买些什么好了。诚然,大节大庆的日子里,亲朋好友间互相送礼早就成了约定俗成的一件事儿,中外皆是如此,本就无伤大雅。作为女儿,我也开始为今年该给母亲送些个什么做礼物好犯起了难。

  这边,一个颇具“买买买”能力的小姑娘说“我妈就喜欢香奈儿(Chanel),年终了,买条围巾表示一下总是应该的。”那边厢,一个年资较长的小姐姐又搭腔了:“要我就宁愿买件麦丝玛拉(Max Mara)的大衣,经典又不过时。”一时之间,年末的送礼考量似乎变成了女性心目中时尚标桿的一场角逐,好生热闹。

  听罢之后,我也默默地开始去回想母亲最喜欢的时尚品牌,思来想去,大概还是要数浪凡(Lavin)吧。

  或许不少人对这个牌子知之甚少,但恰巧了,今年正正是浪凡的品牌创始人,珍妮.浪凡(Jeanne-Marie Lanvin,又译作让娜.朗雯)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这位出生于一八六七年的法国设计师不仅极富个人风格,其设计勇于推陈出新,带有浓郁异国情调,并且洋溢着母性的光辉,对法国时尚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也难怪像母亲那般冷静又知性的女人会对这样的时尚品牌偏爱有加,浪凡背后的故事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出生于十九世纪巴黎的珍妮.浪凡家中共有兄弟姐妹十一人,作为长女,她不得不早早承担起家庭重任,十六岁时便以学徒身份开始在女帽店工作。她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经过数年歷练,一八八九年,年仅二十二岁的她就在圣奥诺雷市郊路二十二号(22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拥有了自己的女帽店,开始在时尚界崭露头角。

  几年后,小有成就的珍妮.浪凡与意大利贵族埃米利奥.皮亚特(Emilio di Pietro)成婚,不久二人的女儿,玛格丽特.芭兰诗(Marguerite Marie-Blanche)出生,浪凡的事业也随之开始转折并昇华。浪凡是个温柔贴心的母亲,于是女儿成为了她创作的缪思,灵感的泉源。她亲手为女儿设计了一系列精緻的童装,店里的客户看到了,便纷纷要求浪凡也为自己的女儿定製。很快,浪凡的业务又拓展至为这些年轻、富裕的妈妈本人定製高级服装。

  二十世纪初,珍妮.浪凡加入了法国服装公会,正式进入了巴黎时尚圈,她的客户中不乏法国的社会名流,她的事业也愈发地蒸蒸日上。一九○七年,她和十岁的女儿穿着自己设计的母女套装参加了一场舞会,拍下了著名的母女牵手照片。同年,法国插画家、设计师保罗.伊里贝(Paul Iribe)以此为素材,为浪凡品牌设计了商标,并沿用至今。

  其后,浪凡公司不断扩张,拥有了上千名员工,业务也开始拓展至男装、内衣、皮草等领域。作为一位充满母爱的女性,她对自己员工的子女也呵护备至——浪凡出资为自己僱员们开办了託儿所,以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这在上个世纪初,可谓是鹤立鸡群,感人至深的壮举了。

  如果珍妮.浪凡的成就仅限于此,那么她最多算是一个成功的服装商人,但她作为比肩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的法国时尚标桿,又怎么能没有一些设计艺术上的成就呢?

  上世纪二十年代,珍妮.浪凡独步创新地推出了一种融合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期服装潮流的新式裙装——Robe de Style。它现代、新颖却又不失古典韵味,很快风靡欧洲,成为名媛贵妇们的最爱,即便是如今的热门英剧《唐顿庄园》中,也能看到剧中的贵妇们经常身穿Robe de Style。这一设计令浪凡品牌声名鹊起之馀,珍妮.浪凡自身也成为了顶级私人定製服装的代名词,许多她当年的经典服装被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此外,她还首创了根据四季在一年中推出四种不同主题服装的做法,而这一理念被如今多数时装设计师所效仿、沿用。

  或许,珍妮.浪凡的这些成就在今天看来并没有多么惊世骇俗,但在二十世纪初期,尽管西方女性的地位已有提高,但仍旧是社会中弱势的一方。和那个时代的女性相比,珍妮.浪凡眼光独到且特立独行。她的眼界不仅仅局限于欧洲,还曾独自前往埃及旅行,并喜欢收集来自东方的布料、纹饰和艺术书籍作为她的创作灵感。她也曾经歷过婚礼失败,但两次婚礼上,珍妮.浪凡均带来了她自己的钻戒,别说是那个男权至上的年代了,即便是如今,只怕也没有几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气魄与独立性。

  珍妮.浪凡在世的七十九年里,她一直都以勤勉敬业著称,去世前不久还在为她的设计工作而思考忙碌。要知道,在二十世纪的上半叶,法国时尚界依然是男人的天下,而珍妮.浪凡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员工的设计品牌掌门,显示出了自己的眼光、铁腕和决心,令同行们肃然起敬。即便是后来名声更盛的香奈儿,若真要与之相较,恐怕也得相形见绌上几分。

  一百五十年过去了,珍妮.浪凡早已离开人世间,留下的只有她卓越的设计,伟大的母爱故事和独立的女性范例人生,即便她算不上是时尚界的传奇,但也无愧于标桿之称。

  这样想着,我心中便悄悄地有了年终给母亲送上哪份礼物的答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