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新年的门槛上\刘淑萍

  “故岁今宵尽,明旦新年来”。轻轻地,旧岁幽幽远去,悄悄地,新年款款而来。辞旧迎新之际,不免驻足,流连,不免回眸,顾盼。古人喜好以诗词寄情言志,万千感慨化作一句掷地有声。我不擅诗,但此刻有几句古诗词不期然地闪现于脑际,我吟咏之,跨越时空回想诗人当年的情景,藉此表达自己的心情。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这是南宋词人刘过的名作《唐多令》中的词句。作者藉重过武昌南楼之机,感慨时事,抒写中年心境,感嘆昨是今非。曾经有豪情,有游兴,却未能随心所欲。二十年后旧地重游,欲买花载酒,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热情和兴致。想想每个人在岁末年初,翻阅流年的剪影,大约都会产生如上或缱绻或悲秋或嘆老的愁绪吧。平常的日子深深浅浅,忙碌中我们都快要忘了最初的模样。所幸,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总归比作者幸运,多年后想起那些光阴里的人和事,纵然是“不似少年游”,岁月却也静好而从容。

  “去日儿童皆长大,昔年亲友半凋零”。这是唐窦叔向《夏夜宿表兄话旧》中的词句。与表兄久别重逢,他们彻夜长谈,这才知道当年离别时的孩子,如今都已长大成人,从前的亲戚朋友却大半去世,健在者不多。这是令人伤感的词句,有世事无常人生坎坷的感慨。想想当今年岁稍长之人,谁不是一听到熟悉的亲友中有人重病或故去便“咯噔”了一下,有揪心的感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每个人都会老去,生老病死不可抗拒。但而今太平盛世,国泰民安,比之古人,我们的境遇不知好了多少倍。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这是宋苏轼《望江南》中的词句。不要在老朋友面前思念故乡了,姑且点上新火来烹煮新茶吧,作诗醉酒要趁年华啊,以后还未必有机会呢。如果说前面的几句诗词中有流年易逝物伤其类的哀婉成分,《望江南》就是积极的人生态度了。“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庄子),人们都喜欢期待明天,怀念昨天,而独独忽略了今天,很少有人用心去感受每个当下。电视剧《亲爱的她们》中由宋丹丹饰演的马卫华有这么一句台词:“昨天是个梦,明天是个谜,只有今天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离异的丈夫早逝,上有八旬父母,下有未成家女儿的她患了二期肺癌,极度悲伤之下,她强振精神,妥善地安排好一切:先是和女儿外出旅游共享快乐,尔后给父母请了保姆,关闭了麵店,关照了解散的员工,叮嘱女儿和受伤至残的男友永葆相爱相亲,然后毅然住院手术,她的开朗豁达让人感佩。故事结尾,手术后的她应该是慢慢恢復了健康,给观众以期待和安慰。

  《亲爱的她们》讲的是一群相伴走过多年的老朋友们,在人生迈入暮年之时,约定放下世俗的烦恼,一起到养老院颐养天年。故事其实不能深究,因为剧中的几个老闺密包括马卫华在内,细想没有一个的人生是完美幸福的,但世人又何尝不是呢?尽管如此,全剧还是体现了细碎又不乏温暖的正能量。正如剧中一句经典台词所说(以卫华女儿的视角):我是多么的愚蠢,为什么我会一直认为,他们只是一步步迈向死亡呢?他们,只是在活出自己的人生,正如他们认真生活的样子一样。既然人只能回到最初的那个地方,为了不寒酸地踏上那条路,他们将当下的每一个瞬间活得炙热!

  莎士比亚有言:“凡是过去,皆为序章”。二○一八来到了,时光在飞速地流逝,站在新年的门槛上,我们瞻望,怀想,我们憧憬,希望;站在新年的门槛上,且敬时光一杯酒,再无岁月可回头;站在新年的门槛上,我们仍需积极乐观,就像网友所说:“过去的人生别回头,未来的人生更加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