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记忆力\怡人

  图:综艺节目《国家宝藏》通俗易懂,老少皆宜\作者供图

  上次,在大公园版面上看到了一篇有趣的小文叫《我的超人》,写的正是那位作者的爸爸,温馨之馀,让我也想提笔写一写我的爸爸。我爸今年快六十了,是个文化程度不算特别高,在单位里喝茶水看报纸等退休的老人。他不爱看电视,喜欢老电影,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之间的老电影,他几乎都可以倒背如流。

  随着年纪的上涨,我爸的记忆力大不如前了,能记住的影视节目也越来越少了。但有意思的是,近十年,不知因为什么,他突然迷上了国宝、文物,从此,我家的电视,几乎就定格在《鉴宝》、《传家宝》、《国宝档案》之类的节目上了。《马未都说收藏》、《故宫》、《我在故宫修文物》等节目,能买书的买书,能买碟片的买碟片,出去旅游,肯定先去博物馆,陕西歷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黑龙江省博物馆……只要出去,他就一定要去看看。那次,为了去法门寺看地宫里的藏宝,从华山爬下来都快不能走路了,还强撑着坐了很久的车。可每次,我问他,某件宝物好在哪,某件瓷器是属于什么窰,这把剑是谁佩戴的……他却支支吾吾的,从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只当是他的记性不好,久而久之地,也就不问了。

  二○一七年的十月底,我从朋友处得知央视要出一档国宝类综艺节目叫《国家宝藏》,于是就习惯性地告诉了他。谁曾想,他从那以后就忙了起来,上网查节目形式,查宝贝名称……首播的当天晚上,他也早早地守候在电视机前,等着盼着。看完了,第二天就打电话来缠着我,要和我说节目,连连称好。我习以为常地问他,哪好啊?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一下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千里江山图的颜色真好啊,原来竟是用宝石画的,我才知道画画的人居然只有十八岁,宋徽宗就是那个开创瘦金体的亡国之君啊,那幅画竟然将近有十二米长,北京奥运会上也出现了,前一阵故宫展出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知道了就去北京看你,也看看画了……”隔着电话,他滔滔不绝的说了好久,每件国宝,都从来歷说到创作,又说到价值,如数家珍。

  电话那头的我却是越听越楞,这还是我那个看完就忘,忘了还要继续看的老爸吗?我笑着打趣他,他也说,是啊,这次看完,怎么就记住了呢?想来想去,还是因为《国家宝藏》和别的节目的形式不一样,不再是一家之言,不再生硬地把宝物的所有优点一下倾倒给观众,也不会那么细緻地讲,各种釉彩大瓶十七种烧製方法、石鼓上面都有哪些文字……而是寓教于乐,走进故宫,走进歷史。

  我想,如果,介绍《千里江山图》的来歷的时候,还用以前的办法,说“即便经歷了权臣蔡京的阻挠,十八岁的天才少年王希孟依旧在宋徽宗的调教下,画出了长达十二米的《千里江山图》,画面色彩鲜艷,所用颜料皆为宝石磨製,歷经千年而颜色依旧,堪称古代版的航拍中国。”我想,很多人,恐怕还会和我老爸一样记不住吧。我喜欢这档节目,就凭它让我爸爸再次拥有良好的记忆力就值得让我喜欢。我知道,也许在很多专业人士眼里,节目中的小剧场有“服化道”的漏洞,讲解的内容不够深入,形式大于内容。但是,我依旧觉得,对于许许多多对文物做不到钻研的人而言,看过了能对国宝感兴趣,能记住,就足够了,而这也正正是“让国宝活起来”最重要的意义。中国,从来不缺少高精尖的人才,缺少的是让更广的大众认识、了解这些歷史和文物的方式和方法,而《国家宝藏》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

  爸爸的记忆力,记得住我的生日,记得住跟妈妈的结婚纪念日,记得住他人生中值得高兴的幸福时光,因为它们都是他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如今,他还记得住《国家宝藏》里介绍出来的种种国宝、文物和国家歷史,因为,这是我国需要被人记住的瑰丽宝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