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球经济十大猜想

  图:经过六年多的增速换档,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大幅下行总体已接近尾声

  经歷了长达七年的復甦期,全球经济终于有望在2018年过渡到繁荣期。中国经济L形走势基本形成,需求侧改善,供给侧扩张减速,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新旧动能将加速转换。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将成为动能转换的“三大发动机”。/浦发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 宋艷伟

  一、全球经济或进入繁荣期

  以经济增速连续两年超越潜在水平为标誌,全球经济有望在2018年过渡到繁荣期。全球经济增速预计同比增长3.7%,较2017年小幅加快0.1个百分点。在经歷漫长的通缩之后,全球市场逐步出清,全球投资率和国际贸易均持续回升。

  二、美国年内有望加息三次

  美国经济增长基础更加扎实。美国2017年三季度GDP增长3.3%,创三年新高。这是2014年以来,首次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增速高于3%。美联储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12月会议将美国2017年和2018年GDP增速预测均上调至2.5%。分项数据中,佔到美国经济三分之二的消费开支仍然是增长的主要动力,不过略不及预期,美国三季度个人消费支出(PCE)年化季环比修正值2.3%。投资出现明显的改善,对GDP增速的贡献达到了1.2%。其中,企业设备开支增速达到10.4%,为三年以来最高。价格压力正在增强,美国10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1.4%。住宅地产价格普遍上涨,就业人口和薪资温和增长,劳动力市场紧俏。

  美联储预计通胀将在未来一至两年回升至2%。美国银行体系资本充足,金融部门整体风险依然温和。美联储FOMC利率预期点阵图显示2018年底联邦基金利率预期中值为2.1%,意味着美联储2018年将加息三次。

  三、欧洲有望迎接黄金时代

  欧洲经济增速已经开启了加速模式。保持强劲的个人消费、持续復甦的全球经济,以及下降的失业率均支撑欧洲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欧元区2017年三季度GDP同比修正值为2.5%,好于二季度表现。欧元区10月失业率为8.8%,创下2009年1月以来的新低。欧元区11月CPI初值为同比增长1.5%。笔者预计2018年欧元区GDP增速或创下十年来最高。

  从各分项来看,家庭最终消费支出、固定资本形成,以及出口均将对欧元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

  欧元区经济将继续稳步復甦,通胀逐步回升,欧央行最早将于2018年年中开始逐步释放四季度退出QE(量化宽松)的信号,并就缩表和可能进行的负利率政策调整提供逐渐清晰的指引,但2018年加息概率不大。

  四、日本加入货币收紧行列

  日本2017年11月失业率持稳于2.7%,达二十四年来最低水平;职位空缺率创近四十四年新高。日本正面临四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用工短缺。日本11月核心CPI好于预期。11月全国CPI同比0.6%,前值0.2%。11月全国核心CPI(除生鲜食品)同比0.9%,前值0.8%。

  目前日本经济出现企稳迹象,通胀率有所回升,为其收紧货币政策提供了支撑。物价和金融系统是日本央行最重要的两个目标。目前在全球主要央行之中,日本央行是相对最为坚定维持宽松政策的央行之一。但随着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不排除日央行也逐步考虑退出宽松措施(QQE)。

  五、全球市场潜在风险上升

  金融资产大幅修正的风险正在上升,市场总体乐观的情绪存在误判的风险。目前在全球金融市场中,风险溢价被持续压制,波动性较低,且冒险行为越发增多,这为未来资产价格的大规模修正埋下了伏笔。金融市场的低波动率提升了潜在风险。美股经调整后的市盈率远高于歷史均值,而且股市和债市波动性都很低,这可能令投资者的预期转变。全球货币政策一致性收紧有可能提升金融市场风险。例如,近日韩国央行六年来首度加息。

  六、内地经济L形走势形成

  经过六年多的增速换档,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大幅下行总体已接近尾声,但尚未完成,处于将进入新平台、未进入新平台、快要到新平台的关口阶段。在推进全面改革、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宏观调控政策的综合作用下,经济风险将加速排除。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的政策新趋势,适当降低经济增长预期利于调结构转方式。经济由降转稳、未来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前几年出台的扩张性政策将逐步退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体现了刺激性政策退出的导向。会议还要求“大力推进改革开放”,并作了相关部署,预示着2018年改革和开放都会有较大动作。公报关于“防控金融风险”的措辞严厉,预示着2018年金融防风险仍然会保持相当的政策力度。会议部署了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八项重点工作。其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调“去槓桿”处置殭尸企业、“补短板”培育新动能和“降成本”。

  七、地产市场可能并不悲观

  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平稳增长,表现出很好的韧性。1-11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10.0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增速比2016年同期回升一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在去年大幅回升的基础上进一步温和上扬。从销售周期和调控周期的角度看,目前在楼市政策全面收紧的压力下,楼市销售已处于本轮周期的尾部。房地产“去库存”告以段落,政策更加注重供给。在强化短期调控的同时,当局加快了制定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的步伐。受库存偏低、土地购置反弹以及政策转向改善供给的支持,预计2018年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适度增长。

  八、货币政策环境难言宽松

  2018年,宏观政策的核心是促进高质量发展,逆周期调控的色彩会进一步淡化。货币政策会更加重视防范系统性的风险,货币环境难言宽松。在宏观审慎政策的实施、金融监管加强,以及微观审慎监管进一步实施三者叠加的背景下,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的空间不大。展望2018年,货币政策依然稳中偏紧,不排除再度跟随美联储上调OMO(公开市场操作)和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的可能性。在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的情况下,央行货币政策为了兼顾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将很难保持完全的独立性;金融去槓桿持续推行,央行营造中性偏紧的资金利率环境。

  九、人币贬值压力仍然存在

  2017年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人民币对美元升值5%。一方面当前外汇市场供求仍基本平稳,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有利因素增多,另方面也受到美元波动下行的影响。2018年,在美元加息的背景下,美元指数有望恢復相对强势。在出口增速放缓的作用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贬值预期有可能重新出现。

  十、贷款需求有望明显上升

  商业银行负债来源压力持续存在。目前居民储蓄存款下降较快,存款活期化程度缓慢提升。2017年,金融机构各项存款馀额同比增速由年初的11%下降至11月末的9.6%,其中,储蓄存款馀额同比增速下降更快。商业银行存款增长动力可能持续下降,储蓄率中长期走低将约束存款的增长速度。

  2018年结合金融去槓桿、经济增速放缓、金融脱媒等因素来看,存款增速将在低位徘徊。受非信贷融资转信贷的推动,预计2018年的贷款需求明显上升。债券融资市场仍将低迷,债券发行利率居高难下使企业发债融资意愿转向贷款融资。即将正式发布的资管新规约束新增非标融资,存量非标回归表内需求强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