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冻不住\姚船

  当气温低于零下二十摄氏度,不要说在香港,就是生活在冬天寒冷,常被冰雪覆盖的加拿大,人们也会感到失落和无奈。

  由于北极冷锋不断吹袭,近日加拿大大部分地区进入极度严寒状态,而且跨年持续。天地间一下子变成一个大冰箱。有气象人员做试验,提一壶滚水到户外倒出,开水旋即在空气中凝成雪花,风一吹,从壶口飘出长长一条雪雾,煞是好看。

  有人在外面吹了一个柚子大的肥皂泡,那透明、柔软的薄膜,像被魔术师的笔感染,瞬间涂上一层白色,变成一个脆脆的空心雪球。只不知它能否挂在还未拆除的圣诞树上作装饰?

  大除夕夜,多伦多气温降至零下二十二度,加上风冻效应,体感有如零下三十度,迫使在市政厅广场举行的大型迎新活动大为缩水。这本来是该市一年一度最大狂欢节,传统上从晚上八点到深夜十二点半,成千上万民众聚集这里,看歌舞表演,在欢呼、拥抱和祝福声中迎来新的一年。由于极度寒冷,今年的倒数派对改在十一时半开始,只有短暂演唱和新年烟花。

  去年是加拿大立国一百五十周年,原计划在国会山庄举行的大除夕派对将把一系列庆祝活动推向最高潮。可惜天公不作美,那里气温只有零下二十五度,体感更低至零下三十四、五度,在室外稍为保暖不足或时间较长,可导致手脚和皮肤冻坏,甚至出现低温症,情况严重可造成脑瘫和心脏停止跳动。顾及国民健康安全,联邦政府取消了所有送旧迎新的庆祝活动,只保留激光照射和烟花表演,遗憾地为灿斓的二○一七年画上句号。

  这是五十年来最冷的大除夕。但严寒并没有把时光“冻”住,更没有降低人们对新年的期盼。数以千计青年男女仍聚集到多伦多市政厅广场,更多的人则在室内举行派对,兴高采烈,亲睹和欢呼二○一八年第一秒、第一分钟这个重要时刻。

  新年第一天,我起床望向窗外,满眼一片纯白、洁净。一个个屋顶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一个个雪堆在街道两边起伏漫延。天边一抹红霞,金色朝晖洒向大地,那白皑皑的雪景顷刻披上一层辉煌。我的心一下子透亮,多美好的早晨,多吉祥的开年!

  电话铃响。大儿子告知,他们要开车去小镇看望一位中学旧同学,下午回来才到我们家。我问道,天寒地冻,那么远的地方,不能过几天去吗?他说,加拿大的冬天,哪会没有寒流,哪会没有冰雪?听口气,一点都不在乎。

  是啊,生活在寒带的人,已视严寒为等闲;就像生活在赤道的人,习惯酷热的煎熬。人类,完全能够适应大自然的折腾,不但在艰苦环境中求存、求变,而且会努力去改造它,利用它。

  新的一年开始了。微信群里,祝福话语、创意图片满天飞。而人们的理想和愿望也互相倾诉表达。根据一项最新民意调查,加拿大的青年人,一半以上的新年计划,是理财,还清信用卡数和房贷。人各有异,条件不同,不管是什么样的追求,清空债务、上车买楼、事业顺遂、爱情结果、学业进步、家庭和睦、体健人爽……等,都要靠行动去实现。严寒冻不住时光,也冻不住人们坚定向前的步伐。

  元旦过后,大家带着节日的馀兴,开着车,坐着巴士,奔向各自的岗位。虽然马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影,但车流奔腾不息,浩浩荡荡,一派繁忙景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我们努力用脚步去量完另一个三百六十五天,又一个大除夕夜到来之际,我们才会无愧于今天发下的誓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