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智慧─成全他人\刘荒田

  年近八十的三藩市文友C先生,最近和结婚六十年的太太离婚了。我素知道C夫妇儿孙满堂,老两口的婚姻波澜不惊,正合“包子馅不在褶儿上”的古训。这样的悲剧教人遗憾。据大家所知,C无外遇,身体也可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该上演广东人称为“临天光尿床”的倒楣戏码。后来才从C先生口里知道,导致婚姻崩溃的,是他一辈子热爱的文事。原来,C非要拿出毕生积蓄,圆此生最后大梦─出版一本书。老妻则坚称,“棺材本”就这么多,自费出了书,无非是送给不多的朋友,绝对是赔本生意,万万不可。C说,我一辈子什么名堂也没有,临老把一生心血结集问世,作个纪念,有什么不好?于是大吵。此视之为珠玉,彼弃之如敝屣,价值观的歧异如果难以调和,那可是足以教私密关系完蛋的。冷战热战数月后,他们上法庭了断。C太太的厉害我许多年前就领教过,我那次打电话到C家,她接电话,我问C先生在家吗?她怒气沖沖地说,不在!知道他去哪里吗?我怎么知道?能不能给他捎个口信?不会!她知道凡是找C的人,都和不来钱,对生活无丝毫裨益的文学有关,是他们“带坏”了自己的老公,所以她一律飨之以粗言恶语。

  看着C拄杖的孤独身影,我沉思良久。成全他人,岂止身段极为漂亮,而且是人生的大智慧。C夫妇共同生活多年,太太如果理解丈夫的志趣,苦心,予以鼓励,扶持,那将如何?另一位异性文友,摄影是她丈夫的终身职业。他七十二岁生日的礼物,是她提前一年秘密准备的。那是丈夫的《摄影精选》,到了那一天,包裹着的精装本将引爆多大的惊喜,谁都可以想像。

  不但是亲人,即便是朋友,熟人,乃至陌生人,只要力所能及,都成全他,哪怕因此受到误解,侮辱,伤害。《三国演义》里教歷代多数人扬眉吐气的典范之一,是祢衡。他被曹操罚去击鼓,居然当着众宾客的面,在大厅之上一丝不挂,昂然而立,一面击《渔阳参挝》,一面歷数曹操的罪过丑行。何等痛快!却没有顾及,祢衡的形象,并非他自己独力能造,部分地靠曹操的忍功。换上别个,只怕击鼓几下,就被警卫擒拿,捆绑。后人可以藉此骂曹的奸诈,然而,论临场的冷静和宽容,一般政治家可能望其项背?

  在非黑即白的舆论场,当成全他人的人,比起当“主角”,更需要智慧。陷入三角恋中的一个,以悄然离开完成痛苦的割捨。被成全的恋人可会想到他(她)牺牲的可贵?谁都有心理特别脆弱的时候,如烂醉的女子,设若有人趁机引诱她做她不愿意做,不该做的事,是容易得手的,然而有一类人不忍心,这就是古诗里的“怜蛾不点灯”。我不时读到同胞写的职场故事,怎样勇敢面对洋鬼子上司,迎头痛击这不怀好意的“异类”,对方词穷而道歉,我陪作者扬眉吐气的同时,佩服对方的气量。

  我要对C太太说,成全和你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一次吧!钱可以减少,但老年最需要互相依靠。推而广之,要重新提倡“成人之美”,这一美德被“走极端”淹没了,我们热衷于斗争,不但勤于树敌,还要彻底乾净全部地消灭;即使对待亲人和朋友,也不会留馀地,讲分寸,而人际关系的紧张,往往来自缺少成全他人的智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