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的一缕清风\陆小鹿

  图:《花》系列的四联画中少女柔美优雅\资料图片

  人生第一次打飞的去看展,是为阿尔丰斯.穆夏。穆夏是谁?可能有人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在捷克,他可是家喻户晓的国宝级画家。布拉格老城的街头,随处可见穆夏的作品。

  早年,穆夏是一名杂誌插画师,人生的转折点是在一八九四年。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穆夏认识了当红演员萨拉.伯恩哈特,后者希望穆夏为她的《吉斯蒙达》剧目角色绘製一张海报。年轻的穆夏接下挑战,要知道当时的萨拉可是巴黎最有名的舞台剧明星,初出茅庐的穆夏过得了萨拉这一关吗?结果是,当穆夏把《吉斯蒙达》的海报呈现在萨拉面前时,她被大大震撼住了。整幅海报高达两米多,画面中,萨拉头戴花环,长袍上缀满花朵,手持一株棕榈叶,目光温柔而平和地望向远方,整个画面传递出一种高贵而优雅的美感。萨拉大喜过望,之后便与穆夏签署了长达六年的海报製作合同。就是从这些海报开始,穆夏开创了属于自己的独树一帜的穆夏风格。

  彼时,一场发端于十九世纪末,兴起于美国和欧洲的装饰艺术运动正发展得如火如荼,这就是设计史上有名的新艺术运动。不难想像,特徵鲜明的穆夏风格很快成为“新艺术风格”的代名词,而穆夏本人更是一跃成为新艺术运动的杰出代表。假如你现在对穆夏风格有了那么一点兴趣,那么不妨打开百度图片,密集地看穆夏的画,你就会感受到那仙气飘飘美到窒息的穆夏风格是如此华丽:明快的色彩,娇美的少女,绽放的花朵,带着欧洲中世纪和洛可可艺术的迷人气息。

  是的,迷人的气息,当我站在广州博物馆的穆夏展厅里,亲眼看到这些海报时,我感受到我被美包围了,即使岁月已经更迭了一百多年。那些用暖暖的明黄色、橙粉色画出来的海报,带着一种温柔的力量,即便你看到《美狄亚》里那把沾满鲜血的匕首,也不会觉得血腥,那是一种绝望而残酷的美。

  海报之外,穆夏的四联画,同样深得我心。何为四联画?就是围绕同一个主题,画出前后呼应的四幅画。此次,我在广博展厅里,看到穆夏的《一日时序》和《花》系列的四联画,挂在粉红色的背景墙上。《一日时序》借四个少女化身,描绘出一天中的四个时段,甦醒的清晨、明媚的白昼、静思的黄昏和沉睡的夜晚。身着曳地薄裙的女子,与枝枝蔓蔓的花草融为一体,浪漫、神秘、芳香、唯美,诠释出人与自然的高度融合。而《花》系列,更加将少女感演绎得淋漓尽致,四位少女通过各自不同的神态和动作,分别演绎出热烈的玫瑰、忧伤的鸢尾花、清新的百合花和妩媚的康乃馨。穆夏厉害之处在于,每个女子都能刻画出独特的个体特徵,不重复,不雷同,而所有女子又具有共性,即都柔美优雅,身着长袍,一头飘逸的长髮,带着华丽的装饰,细腻的美学表达,展现出自然而有生命力的女性之美。

  晚年的穆夏,开始不囿于女性题材,将笔触投向更宽广的领域。他花了整整十八年时间,于一九二八年绘製完一个民族的史诗,这就是由二十幅大气磅礴的油画组成的组画《斯拉夫史诗》。虽然,此次画展中并未展出这些画,但我还是看到了当年穆夏为《斯拉夫史诗》在布拉格宫首展所设计的宣传海报。画面中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女,侧姿抚着竖琴,明快的现代感与带着歷史感的背景神祇交相呼应,前景中两缕棕色的轻烟,好似在竖琴的伴奏下翩然起舞,漫溢出音乐的律动感。那一刻,我彷彿读懂了穆夏的心语,即便他已老去,他还是至爱描摹那些娇兮美兮的少女啊,他是布拉格的一缕清风。

  只是,令人痛心的是,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当穆夏将这组凝聚了十八年心血的史诗之作无偿捐献给国家后,却被人抨击为反动派之作并因此遭受到迫害。悲愤交加间,他染上肺炎,离开了这个让他爱也让他恨的世界。

  站在广博寂静的展厅尽头,我心潮起伏意犹未尽,便拿出一本随行小本子,盖上了穆夏画展的纪念章。就以此作为纪念吧,纪念这个冬季,我和穆夏在广博短暂而难忘的初遇。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