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之年美国人爱读的书/陈 安

  歷史的教训值得汲取,歷史的覆辙不应重蹈。歷史学家琳达.戈登去年出的专著《东山再起的三K党》(The Second Coming of  the KKK)便是一本总结歷史经验教训的书,有书评家认为,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者恐袭事件的发生,特朗普对种族恐怖分子的袒护,说明这是一本“必读之书”。

  克林顿喜欢读书,也重视图书出版、评论工作,二○一七年全国图书奖颁奖仪式,他也前去参加并当颁奖人。这次颁奖会上,黑人女作家杰斯敏.沃德(Jesmyn Ward)因成了全国图书奖虚构作品两度获得者而引人瞩目。她在二○一一年以长篇小说《拯救骨肉》(Salvage the Bones)脱颖而出,这次又以长篇小说《唱吧,还没葬的人,唱吧》(Sing, Unburied, Sing)独佔鰲头。这部新作叙述卡特里娜飓风之后密西西比小镇上的一个家庭故事:十三岁男孩乔乔的母亲是黑人,父亲是白人,母亲有“类鸦片”毒瘾,父亲坐牢期满,母亲带着他和刚学步的妹妹搭便车去监狱接父亲。沃德在领奖词中说:“你看着我,看着我所爱、并为之写作的人,─我的穷人、黑人、南方的孩子们,我的女人们、男人们,你就看到了你自己,看到了你的悲伤、你的爱、你的失落、你的遗憾、你的快乐和你的希望。”

  有书评家认为,沃德受到美国经典文学作品─尤其是托妮.莫里森的《宠儿》(Beloved)的启示。莫里森,这位一九九三年诺奖获得者,二○一七年由哈佛大学出版了她在该校“诺顿”系列讲座上的讲稿集《他者的起源》(The Origin of Others),就如她的其他著作,此书也涵盖她所一向关注的政治问题:种族隔离,性别歧视,社会恐怖,群众运动。有评论家认为,她的系列讲座“向来以闪烁着智慧的光辉著称”。

  在令人沮丧、郁闷的政治气氛中,不少在大选中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读者欢迎她及时写出《发生了什么》(What Happened)一书,这对她自己及其支持者都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泄愤。因目前国家分裂局面而忧心忡忡的读者,则愿读新书《什么联合我们》(What Unites US),这本由前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丹.拉瑟撰写的书告诉读者,在发生歷史性变迁的情况下,美国一些重要思想组织如何建议克服分裂,实现林肯总统在“家不和则不立”演说中表达的全国大团结愿望。

  政治气氛既压抑窒塞,“我也是”更是雪上加霜,使人觉得美国时弊丛生,日子难过。不过,美国人还是喜欢针砭时弊,抖落丑闻,一场全国性的反对性骚扰运动迅即展开,有关专著进了书店,电视评论员格雷钦.卡尔松写的《猛烈行动:停止性骚扰,拿回你的权利》(Be Fierce: Stop Harassment and Take Your Power Back)很快上了《纽约时报》图书畅销榜。作者指出,“我也是”运动(#Me Too)是数世纪之久为争取妇女平等权利的斗争的胜利,许多男士名家被揭下面具,污浊空气被荡涤一清,“遗憾的是,有一个名字被有意落下,他就是我们的‘偷摸司令’(groper-in-chief)唐纳德.特朗普,在众多针对他的性侵指控面前,他耍赖不认帐,千方百计溜之大吉。”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