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予倩的制度/陆小鹿

  元旦假期,去A市游玩。打听到当地有一家百年老字号,小吃品种多,于是打算第二天早上去吃个早茶。

  去之前,先去大众点评网看网友的评论,结果看到这么一条:“小吃味道不错很满足,但是店家卫生状况堪忧,有个熊孩子居然在座位上小便。”瞬间倒了胃口,再好吃的小吃也失去了诱惑力。很难想像,这样的环境下怎么还能有好心情去享受一顿美餐?

  后来在游玩过程中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卫生问题还不仅限这一家百年老店,连最繁华的中心商场门口地面上也四处可见纸屑、食物包装袋等杂物垃圾。这真的是很可惜的,老实说,A市的风光相当不错,但就是因为卫生问题,破坏了我对它的美好印象。

  说到公共场合的卫生问题,倒想起中央戏剧学院老院长欧阳予倩先生。欧阳先生在回忆录里提过,上世纪初经他提议,由教育家、实业家张謇先生在江苏省南通市创办了一所更俗剧场,当时秩序之好恐怕全国没有第二家。为什么可以做到最好?原因在于他拟定了一套剧场规则:场内不售食物,看客不吐痰,不吃瓜子。要是有吐痰的怎么办?马上就会有人拿手巾替他擦乾净。要是有自己带着瓜子进来的怎么办?马上就会有人替他拾起吐下的皮。

  后来执行得有些疲沓了,欧阳予倩又建议,前台用两个童子,身穿红背心,上镶“敬请诸君勿吃瓜子”八个白字,让他们在座位弄内往来走,使人注目。如有吃瓜子的乱抛瓜子壳,就随时用手持的精美的小畚箕和小扫帚扫乾净,叫他们不好意思再吃。

  这个剧院当时牛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后台从来没有喧哗,门帘口没有人站着看戏,墙上绝没有人写字,地板每天洗一次,地下也没有人吐痰。显而易见,好秩序背后靠的是一套明确的规则和严格的执行力。

  一座城市要进阶,首要解决的就是文明问题。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同样一个人,当置身于一个文明标准普遍比较高的地方,他自己的文明程度也会跟着提高。比如在新加坡,你试试看敢不敢随地去吐痰?比如在香港,你试试看敢不敢随便就抽烟?其实要做到这些也不难。但是问题来了,他可能在新加坡在香港能够做到不吐痰不抽烟,但一回到家乡,立刻就打回原形了。为什么?因为身边人吐痰抽烟根本没有制度去制约啊。大家都在做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做?有样学样,在自由和自律的天平上,人之本性往往毫不犹豫倾向于自由。

  想起去年春节,我手机 里曾收到过两则短信,都是上海市公安局发的,一则发于除夕前,一则发于正月初五前,内容一模一样,都是提醒市民外环线内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并公布了举报电话。社区过道、电梯里也贴出相应告示,人人可以来监督。

  这个力度下来了,最后的结果就是除夕之夜正月初五接财神的日子,外环线内真的听不到一丝爆竹声。可见,社会文明的提高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关键在于,到底有多大的管理决心和执行力度?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