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市场风向从泡沫投机到价值投资

  图:今年投资机会进行简单排序,分别是港股、内地债市及黄金。其中,黄金会因避险需求而成为全球唯一避险品种

  如何把握未来的投资机会,成为每个投资者年初最为关心的问题。笔者认为,如果政府下定决心收货币、去槓桿,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模式将会发生变化。总体概括来看,投资模式将从追逐泡沫投机转向寻找真正长期有价值的资产。/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姜 超

  过去十年来,最大的赢家不在资本市场而在于地产市场。只要买了房子,不管一二线还是三四线都是人生赢家,因为所有地方房子都涨。本质上说,买房发财不是因为你眼光好,跟房子没有关系,而是因为货币贬值。因为中国连续十年的货币年增速接近20%,GDP增速只有10%,这个缺口就是房子的价值,本质上是货币超发带来房地产的升值。

  但如果说以后中央不再超发货币,货币增速长期是个位数,利率长期保持相对高位,在此背景下市场整体投资理念一定要发生变化,要从追逐泡沫投机,就是所谓投机货币贬值转向关注资产本身的价值。因为货币不再贬值,就要看资产本身是否有价值,这就是转向价值投资。

  转型创新代表未来

  对于股市的投资逻辑正在发生变化,2015年A股大牛市是一个放水逻辑,那一年经济不好企业没有业绩,人民银行放水导致市场上涨。从2016年开始股市逐渐转向业绩为王模式,基本上所有行业都是有明显业绩改善支撑,但问题是哪些业绩改善是真正可以持续的?

  目前工业企业利润增速20%,这个数据确实非常的亮眼。目前对于利润增速回升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来自于供给侧改革,来自于PPI的由负转正。但是看过去十几年,PPI变化只能解释非常少的一部分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速,这个道理比较简单,就是当供给侧改革的时候,我们是把利润从下游转到上游,没有提高工业企业整体的盈利,工业企业盈利的整体改善还是归功于下游总需求。如果看过去二十年数据,只有地产投资增速可以连续二十年反映工业企业利润变化。但若2018年市场总需求往下走,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也还是会重新再下来。

  工业这一块利润增速不太能够持续,是因为工业是中国居民过去三十年愿意花的钱,大家需要更多花钱给房子和车子,但如果展望未来三十年,一定是大家愿意为服务消费花钱,愿意为创新花钱,所以转型和创新才是长期的盈利的希望。

  如果把中国与美国过去二十年经济发展对照一下,你会发现二者表现几乎是一模一样。2013年A股创业板大幅上涨,对应着美国的2001年的科网股泡沫,本质上是大家都发现要转型新经济;后来美国科网股泡沫破掉了,我们的创业板也掉下来了。破掉以后政府应对方式是一模一样的,美联储放水我们也是放水,放水之后大家反应也一模一样,美国当时全民举债,地产泡沫皆大欢喜;我们也是一样,过去三年一线二线、三四线大家都在借钱买房,皆大欢喜。问题是这个泡沫不可持续,随着央行货币紧缩这个泡沫会结束。

  目前这一轮经济復甦中,美国经济是靠谷歌、特斯拉等新经济形成的新循环。如果把美国过去十年至过去二十年的股市进行追溯,真正持续股价创新高的还是科技创新类板块,目前美国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经济循环。美国朋友跟笔者讲亚马逊,亚马逊虽然正在消灭一个又一个传统行业,但它本身正在创造出很多新的就业,目前美国湾区基本上有10%的就业大学毕业生被亚马逊包了。

  资产标的首选港股

  所以未来和过去是不一样的,中国居民未来愿意为服务消费、品质消费花钱,愿意为创新花钱。比如十年之前大家用的手机是诺基亚,后来苹果手机改变了这一切。目前资本市场讲的是龙头逻辑,但是龙头和创新是两回事,诺基亚是龙头但做不了创新,被苹果取代。同样是去年的汽车行业,股价表现最好的是吉利汽车,该公司也不是所谓龙头而是一个创新的符号。目前的特斯拉市值已经是跟福特是一样,但是两个企业汽车产量级别完全不一样,特斯拉是一个创新的标誌。

  面向未来的市场趋势,笔者相信创新和转型是长期的方向,这一切本质是要改变传统的融资模式。我们来看一下中国最后发展潜力的行业,会发现有这样一个特点,就是他们没在A股上市,比如腾讯在港股,阿里在美股。现在全球的独角兽企业,中国和美国二分天下,但是内地独角兽企业的上市地点不在A股,如蚂蚁金服颇大概率会跑到香港,小米也是如此。

  笔者认为港股市场会成为内地资金的重要选择,中国新经济发展可能会遵循一个体外循环模式,通过港股和海外市场培养面向未来的中国企业,而且港交所确实在改革创业板,改革同股同权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希望以后中国创新企业可以去香港上市。

  如果对于2018年的投资机会进行简单排序,笔者会将港股排在首位,因为其代表中国资产的未来;其次是内地债市,国债利率处于歷史高位,具备长期投资价值;第三是黄金,2018年全球经济復甦各种资产价格高位,避险需求会起来,但海外债券市场没有办法避险,比特币走势已经疯狂,黄金成为全球唯一一个避险品种。

  A股市场方面,笔者个人认为其表现取决于政策选择。大盘在过去一年的表现源自于供给侧改革,但过去我们只是在减少供给,并没有带来整体市场价值的提高。如果我们真的希望有大机会,除非改变管制逻辑,深入推进供给侧改革,从减少供给变成提高供给的效率,从大政府小市场转向小政府大市场。如果A股能够转向更加开放、更加市场化,让更多代表中国未来的企业能在此上市,这样才会有长期机会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