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攻坚战的广泛影响/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 程 实

  图:环保督查、绿色税收等环境治理措施,本质上是将资源使用的负外部性,重新纳入资源定价,恢復价格信号和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

  “随时以举事,因资而立功。”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将在未来三年重点打好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环境保护由此首次上升为中国经济年度核心任务之一。笔者认为,在中国经济新时代的开局之年,打响环保攻坚战的意义并不局限于建设生态文明,更在于把握战略机遇,加速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常态化的环保“严监管”有望助力供给侧改革深化,加速国企混改落地,启动消费升级动力,进而实现中国经济的高品质增长。

  首先,环保攻坚战助力供给侧改革深化。2017年,以信贷调控、行政问责等政府“有形之手”为主要工具,供给侧改革在清理“殭尸企业”、淘汰过剩产能方面卓有成效,中国製造业的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显著提升。2018年,随着去产能的精细化和长效化成为新重点,“有形之手”力有不逮。一是效率低。较之于市场,政府部门难以及时、精确地判断产能在哪些细分时点、行业和区域出现过剩,亦无法准确衡量过剩程度和调控力度。二是成本高。长期依赖行政手段调控产能,可能形成新的市场扭曲和权力寻租空间,阻碍“放管服”改革的深化和微观激励机制的重塑。

  绿色税收充实地方财政

  因此,2018年,通过环保“严监管”,“有形之手”有望向“无形之手”有序交棒。环保督查、绿色税收等环境治理措施,本质上是将资源使用的负外部性(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等),重新纳入资源定价,恢復价格信号和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上升的成本压力将抑制资源配置的逆向选择,提高市场竞争效率,准确清理产业链各环节的低效率、高能耗企业,为高效率、高技术的企业扩展生存空间。同时,长期稳定的资源高价门槛,将根本性地修正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决策预期,迫使其放弃拖延去产能、“比谁能熬”的博弈策略,转而向技术创新、规模经济、范围经济寻求新的利润空间,从而推动製造业高端化发展。

  其次,环保攻坚战加速国企混改落地。2018年,国企混改的落地将处于改革全域的中心位置。唯有推动国企混改的实质性突破、重塑微观激励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提升传统经济的供给效率,稳定持续地降低企业槓桿水准和债务风险。而环保攻坚战导致的资源价格上升,正推动利润向价值链上游移动,使集中于上游产业的国有企业实现更显著的盈利改善,进而优化改革环境,为国企混改的落地打开机遇视窗。

  一方面,提高混改定价效率。国有企业盈利能力和财务状况的好转,不仅提升了国企对优质战略投资者的吸引力,改善资金引入的规模和品质,也使国企股份得到更加准确、公允的价值评估,防止混改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和道德风险。

  另一方面,优化地方政府决策。随着2018年环保税的开徵及未来资源税的不断扩围,地方绿色税收体系将得到加强,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并与资源价格形成正向联动。在此激励下,地方政府具有更强的意愿加快国企混改,以推动国企从“高消耗、低效益”向“高科技、高附加值”转型升级,最大化单位生态成本对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

  第三,环保攻坚战启动消费升级动力。2018年,两大潮流将构成中国消费升级的核心动力。从人口结构看,新中产阶层正在崛起。正如近日互联网所热议的,随着2018年的到来,90后一代已全部成年。当前,70后、80后、90后正成为中产阶层的主力军和消费升级的主引擎。

  不同于50后、60后,新一代中产阶层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更笃信以人为本的生活理念,更青睐健康、环保、高附加值的优质消费品。从需求结构看,中国民众的消费需求正从低端向高端迅速迁移。餐饮、医疗、旅游、养老、文娱等领域已成为消费新增长点,对生态文明提出了更迫切、更广泛的需求。

  因此,位于两大潮流的交汇点,环境保护不仅将满足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直接拉动高技术服务业和製造业发展,更将提升民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从而改善长期消费偏好,为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注入可持续的需求侧动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