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深化香港与内地合作的关键词/陆剑宝

  香港与内地的合作中,粤港合作是核心体现。展望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和“自由贸易港建设”是深化香港与广东合作的三大利好。

  大湾区城市群建设:香港全面对接内地的机遇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在2017年3月首先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继而又被写进十九大报告。由此可见,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将是未来较长时间内被广泛关注的主题。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未出,这令业界对大湾区整体规划充满期待,而2018年初,大湾区发展规划呼之欲出。届时,粤港澳三地的合作指引将进一步清晰。

  但值得注意的是,笔者曾多次提及大湾区发展规划应该“去三化”,即“去边界化”“去行政化”和“去地产化”。一般的城市群发展规划会界定城市范围,大湾区规划亦将如此。这就有一个问题,譬如从清远市区到大湾区中心,比到肇庆边远地区还近。因此,大湾区规划在界定边界上,能否淡化政策范围?或是政策可以逐步在整个粤港澳地区展开?“去行政化”代表了内地与港澳地方政府的管治传统和理念差异。香港的“小政府”,长期对市场经济不干预,而广东作为内地的一个省份,体制机制与港澳有所不同,肯定会产生制度上的矛盾。

  解决之道是放松制度束缚,加大市场主体的参与度,加强对地方政府监管能力的检讨。“去地产化”是复杂的政企关系博弈的写照,笔者的观点是,大湾区可发展很多新兴卫星城市,以将湾区联结得更紧密。但是,目前看到的现象是,企业和人才未进驻新市镇,大量的房地产专案却在竞价竞地,从而为“未来空城”埋下隐患。

  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进入实施年,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程序在香港逐步推进,港珠澳大桥也即将全面通车。除了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限制货物、人、财、资讯流动的制度改革必须要有所作为和树立标杆。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香港培育科创产业的机遇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在2017年底颁布,其中涉及到广州、东莞和深圳三个城市的科技创新节点。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在规划初衷上是模仿美国圣塞何硅谷带和“128公路”。但是,笔者认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存在三大不足。

  首先,科技创新是否需要具体的地理范围规划?曾有美国学者对比了美国硅谷和“128公路”的科技创新发展成效,发现“128公路”明显落后于硅谷。他认为,两地之所以产生差距,主要在于硅谷的自由创新文化。而对比之,“128公路”主要受限于官僚文化,尽管“128公路”拥有的科研机构比硅谷多许多。这也从侧面解释了广州和香港拥有的名牌大学多于深圳,但科技创新成果却比不上深圳的现象。

  其次,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为何少了香港?科技创新走廊带上香港玩,必经香港立法会,这是广东方面深谙的。因此,在高效而有力的内地地方政府推动下,规划出台快速。但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规划,起码要着墨如何对接香港的科研创新合作。

  最后,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与珠三角西岸的产业联动不足。规划若按目前的东岸资讯带作规划主体,则变相把珠海、中山和佛山的高新科技园区漏掉。而与深莞的AI产业相比,佛山和中山有规模的製造企业,其内部科技创新能力并不逊色。特区政府对香港科技创新产业提及多次,并认为香港多次错失发展科创产业的良机。

  2017年通过了深港河套协议,至于河套地区创新及科技园何时开建和如何建设,想必不是易事。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将为香港对接广东科技创新产业提供基础。

  2018年,特区政府要多花点心思在如何发挥香港高校的科研实力上,通过科技园区,主动接上“断节”的科技创新走廊。

  自由贸易港区:香港物流贸易转型的机遇

  自由贸易港建设是十九大报告中对自由贸易试验区赋予更大开放许可权的载体。可以说,自由贸易港是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升级版。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三大片区中,南沙片区和前海片区都坐拥全球知名港口,有望成为继上海以外自由贸易港建设试点的重要选择。2018年自由贸易港建设名单花落谁家即将揭晓。

  广东建设自由贸易港具备坚实的基础和绝对的优势,而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利好,为粤港自由港建设合作提供了另一重政策保障。众所周知,香港的全域自由港地位,为其塑造了在全球物流贸易和金融领域的地位。如果粤港澳大湾区内三大港口虚拟组合,并联动周边城市港口形成大湾区港口集群,粤港澳三地的货物贸易和配套产业将跃升至另一层级。

  最后,以香港多年的自由港建设经验,可以向广东甚至内地自由港进行经验输出和服务输出,拓展香港专业服务业的发展空间。进一步把香港成熟有序的行业规则带给内地,也能协助提升内地经济建设的“软实力”。

  经济学博士后,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