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小 雪

  夏日的某一个周末,这位巴黎土生土长的茱莉叶小姐邀请我参加她的“周末自行车派对”,听说我不会骑自行车,她嘴巴张得能吞下一整个牛角包。

  我认真地解释说我小时候生活的城市是像三藩市一样的山城,自行车在这座城市里基本上从来都是自行车“骑”人而不是人骑自行车,因为几乎每走几步都会有上下坡或者台阶,大部分时候可能需要扛着自行车走。

  茱莉叶不死心继续追问我为什么在英国那些年也不骑车,我又耐心地解释了一大篇。可能在她看来,生活在巴黎不会骑自行车,是天大的遗憾。

  “总之,我不会骑自行车。”我摊开手。

  “总之,巴黎可能是各国首都中市民最不喜欢汽车的城市。”

  不过最终,我还是参加了茱莉叶的“周末自行车派对”,因为她所计划的从艾菲尔铁塔下一直沿河骑车到巴黎圣母院,这一路,有看不完的风景。只是,我依然没有骑自行车,而是找朋友借了一个滑板车。我的速度远赶不上自行车,茱莉叶和朋友们都很贴心地时不时减慢速度或者停下来等着我。

  艾菲尔铁塔到巴黎圣母院这一线,我曾经坐车一路看过,也坐观光船游过,这一次,跟着这个小型自行车队,才发现沿着河边的小路上竟然还有那么多平时没注意到的风景。

  刚到河边,我便注意到一艘艘挨着河岸停靠的有人“居住”的木船。说它是用于“居住”,因为你可以看到船的主人晒的衣服,种的鲜花,养的小狗,还有摆着的烧烤架,和几个凌乱的空红酒瓶。有的几乎一半的甲板上都是各式的鲜花和植物,跟一个小花园没什么区别。甲板中央往下的楼梯和门,便是通往卧室和厨房的。这样的“船屋”,我也好想住一住。

  “我也想!”茱莉叶说,“躺在甲板上,船跟随着塞纳河的微波轻轻晃动,真是太美了!”

  除了“船屋”,塞纳河上还停着一些有着长长木头桅杆的船隻,从造型到颜色到结构,看上去都像法国古代小说里的样子,茱莉叶笑称说那是他们的“古董船”。

  一路上,塞纳河畔有着做各种“艺术活动”的人们,画画的,弹琴的,唱歌的,跳舞的,他们本身就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

  一边看风景,茱莉叶一边像个百事通一样回答着我提出的各种问题。

  “你们怎么都不戴自行车头盔?”

  “因为巴黎并没有硬性规定要戴啊,何况保持髮型是多么的重要!”茱莉叶甩甩头髮。

  “为什么很多小孩在人行道上骑自行车大人却不会?”

  “八岁以下的小孩可以在人行道骑,超过八岁就不行。所以我还可以哦!”茱莉叶做了个鬼脸。

  “我看好多人推着自行车从地铁站出来,自行车也能上地铁?”

  “近郊地铁RER是可以的,市区Metro是不行的。传说中Metro一号线星期天好像也可以,不过我从来没试过。好难理解这个特例!”茱莉叶翻了一个法式白眼。

  ……

  傍晚,我们在塞纳河畔送走最后一丝夕阳的馀光。我腰酸背痛地回到家,然而,心中塞纳河的样子,已焕然一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