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来到我碗里/李 妍

  图:“梵高”下午茶颇具格调 作者供图

  雨天的香港,寒冷的盛景。坐上天星小轮,在维多利亚港里摇摇晃晃,从港岛到九龙,带着国际友人过海喝茶。喝茶的地方在尖沙咀前水警总部大楼。在这座具有维多利亚时代建筑特色的老楼里,进驻了全球唯一一个以梵高为主题的体验型艺术空间Van Gogh SENSES。

  餐厅内部跟香港其他地方一样,说好听点叫“精緻迷你”,说直白点就是“真够挤的”,但环境尚清幽,而且幸好我们有提前预约,因为座位真的很有限。虽然没有海景可看,但室内挂满了印象派画作,也算是颇具格调。从餐桌到杯垫,餐具到食物,样样都要跟梵高扯上点关系,刚开始觉得好新鲜哦,吃饭也跟逛博物馆一样有文化感呢,彷彿自己吃的每一口都是“当代美术史”,但两小时过后,渐渐开始审美疲劳,感觉店家多少有用力过猛的嫌疑。可无论如何,美食配美器,还是让人难免食指大动,更何况如今社交媒体当道,让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在香港吃过的“最上镜”、“最值得发朋友圈”的一次英式下午茶。

  店里的服务生们穿着西装轻声细语,动作敏捷又有礼貌,三语并用的给客人介绍甜点,细緻入微的服务,让人觉得店不大但很上档次。我们点了梵高主题下午茶“向日葵的约定”,它并没有像传统英式下午茶那样摆在一层层叠起来的大盘小盘里,而是将八种糕点平铺在了一个玻璃托盘上,托盘下方用梵高的“杏花”图衬着。第一款咸点“英式海盐松饼”,小小一个却很夯实,最特别的配了“烟熏鹅肝酱”,而不是传统的奶油或草莓酱,让咸点一咸到底。对于鹅肝酱我一向是没有抵抗力的,所以就算松饼做得“麻麻地”,还是要给好评。接下来的“鲟鱼鱼子酱配蛋黄”、“向日葵麵包腌渍南瓜及红菜头”、“苏格兰三文鱼酥炸饭团”精緻有馀还十分果腹。甜点区的“柠檬挞”、“芒果夜明珠及叶子蛋白脆饼”和“向日葵血橙蛋糕”调味平衡,算得上是甜味轻怡,让人口有回甘,又不至于齁到烧心。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家的马卡龙,“白松露配皮埃蒙特榛子”和“香橙鸭胸”都足够惊喜。一改马卡龙甜腻本性,竟然做成了半甜不咸的滋味,白松露复杂但独特的香气,入口难忘。略带熏製气息的鸭胸肉加上柑橘的果香,也完全打破了过去这些年我对马卡龙的理解。

  除了套餐里的八款点心,我还另外点了一份海报上的明星产品——“焦糖向日葵”蛋糕。据介绍,这款蛋糕的灵感源自梵高在一八八八至一八八九年的多幅名作《向日葵》,算是他们的当家甜品之一。浓郁的焦糖、绵滑的忌廉,搭配十足口感的曲奇碎,口感丰富。但吃完了感觉要回家做四十个仰卧起坐才消化得了。女人啊,又要吃又要瘦。人生在世,无外乎吃穿二字,但吃和穿又偏偏不可兼得,叫人如何是好?

  说是喝茶,到现在还没聊到茶。嗯,怎么说呢,他家的茶不走寻常路,没有一款能老老实实本分做茶的:仲夏向日葵、薑橙迷情、伯爵的薰衣草园、热情的乌龙茶……说实话,我宁愿他老老实实把伯爵茶做好,薰衣草的味道实在是太抢戏了,一下午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喝棕色肥皂水;但美国友人表示对他点的那壶加了热情果籽的乌龙茶万分满意,我能说什么呢,这里的茶很有创意,特别符合外国人的口味吧。至于鸡尾酒,拍拍照就好,差不多的价格,还是去香格里拉的Lobster Bar吧。

  看着窗外阴雨绵绵,想起几个月前在荷兰逛梵高博物馆的时候,也是这么个晦涩又暧昧的天气。当时就觉得荷兰的梵高博物馆真是比不上纽约随便一间小画廊啊,把力气都用在卖纪念品上了吧?今天在这喝茶,多少也是同感。除了安迪华荷,梵高应该是被商业化程度最高的艺术家了吧?不知道他要是还活着,会怎么看这件事。

  雨一直下,一注一注贴着玻璃往下流,隔壁桌的中年男子一边吃甜点,一边高谈阔论自己的千万投资。我看看他,再抬头看看窗外,黄昏里的“1881”金光灿烂流丽红尘,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何苦耕织忙?突然间,觉得自己不知道是闯进了谁的生活。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