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厮守/耶 生

  环顾各大乐坛颁奖礼,除了李克勤,有一首歌在所有“十大”都出现过,是乐队ToNick的《长相厮守》。

  ToNick是一队怎样的乐队,要听过才清楚,但不是听来自第五张专辑的《长相厮守》,而是前四隻大碟的作品。这些作品跟《长相厮守》并不一样,不主流,是流行庞克 (Pop Punk),带点热血、带点幽默,用粤语Rap出生活感的音乐。特别值得强调的是粤语,是我们讲说话那一套文法,好似以下呢首《T.O.N.I.C.K.》:

傻 得够快活有货热血错又怕咩woh

我 信个世界无嘢难到我

就算傻 好过怨地怨天呢喺屋企斋HEA白过

最尾怕咩无结果 起码我做过

  ToNick这种风格,是小众。喜欢的人不多,但喜欢的会死心塌地。也因为这样的死心塌地,当ToNick推出了《长相厮守》,从讲生活的流行庞克变成广东式抒情歌,即所谓“上了主流”,即所谓“做了人人都会做的事”,就被批评为“叛徒”、“忘了初衷”。

  不过,个人认为,ToNick做了十分了不起的事。玩音乐的都会知道,流行曲结构简单、和弦简单、旋律简单,其他任何类型的曲风,都有其独特的复杂性,是以喜欢爵士乐、古典乐、庞克等等的人,都有点小看流行音乐。可是,流行曲的製造方法简单,不代表流行曲会容易流行,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要让大部分听众都喜欢、感到共鸣,是很虚无的。情歌之所以氾滥因为共鸣的机会大,但太多人做,太多人写,初恋的单恋的失恋的依恋的畸恋的相恋的苦恋的,都有人写过了,要怎样才能找到共鸣,已不是“还是爱着你,曾话爱着的”的写法能够做到。

  “难道我可以扭转宿命重遇你一次”,《长相厮守》的音符和文字,在这句中找到了听众喜欢的。我更喜欢跟另一句变奏“难道我可以摆脱宿命重遇你千次”的呼应,“扭转宿命”跟“摆脱宿命”词义上的分别,让“重遇一次”变成“重遇千次”,让思念提升了一个层次。

  如果你喜欢《长相厮守》,不妨再听他们头四张专辑。我相信他们希望这首歌只是一个窗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