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假/克 洋

  不想收工直接回家,因为回家一定想睡,但睡醒就是返工,那与没离开过公司有什么分别?

  但自从公司附近海滨被铁网围封后,已经再没有与原始人把酒的地方。那夜,我踌躇于铁网前,暗自下定决心,迈起脚步,翻将过去,结果仆倒,真是不幸。

  得找另一处地方喝酒才行,不然我可会变成青年才俊。我可不想以二十四小时work around the clock的形式缔造富有意义的人生。只是行遍北角,能与原始人共醉之所一个也没有。当然,如果只是想要看海,哪里都可以,反正隔着铁丝网看不也可以嘛。问题是你知道远古的地球并没有铁丝网,没有载着OT到身心俱疲的搭客的渡轮,也没有对岸闪零零的新年灯饰。原始人仍在等我,他已经等我好几十世纪,而这午夜我却还在北角寻索,而且遍寻不获。

  某人在后面把我叫住。“先生,先生。”我回头看,是个差佬。“我见你行咗好几个钟喇喎,咩事?”我说我在寻觅与原始人把酒的场所,他叫我出示身份证。然后我一抬头,就找到了。不是海,但是比海更为古老的地方。

  “此后我将每月十五—农历十五—定为‘月光假’。这一天我总会早两小时下班,去七仔买两罐蓝冰在北角散步。只要啤酒灌进喉咙时头抬高一点,就可以看到满月。千百年前的地球没有铁丝网和渡轮和灯饰,然而满月始终高挂。永恆静谧的月光映照永恆静谧的云团。你知道满月为什么是圆饼状而不是法国麵包状吗?因为爱因斯坦说,在那里时间轴被压扁了,变成一块好像云吞皮那样的东西。宽阔的、任由诗人到外星人喝着酒散步的云吞皮……”后来当差佬问我怎么每月十五总是彻夜游荡时,我这样回答。

  他也抬头。“月光假。”他感嘆。“打倒资本主义,打倒现代性,但饮埋呢罐好返屋企喇。”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