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 去槓桿 内银放贷缩半

  图:人行数据显示,去年人民币新增贷款13.53万亿元,同比多增8782亿元 中新社

  年末银行压缩信贷应对监管要求,以及受到金融“去槓桿”影响,内地去年12月新增人民币信贷较11月缩48%,仅录5844亿元(人民币,下同),创2016年7月以来的月度新低;同期,M2增速更进一步降至8.2%的歷史新低水平。分析称,在今年仍是金融监管年的背景下,今年表外融资增量料进一步回落,但不影响实体经济融资需求,M2增速进一步下滑的可能性不大。

  2017年全年人民币新增贷款13.53万亿元,同比多增8782亿元或6.95%。对于上月新增贷款的大幅减少,交银金研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与年末银行系统为满足流动性覆盖率、存款偏离度等监管要求,主动压缩信贷有关,当前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并未明显减少。苏宁金研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坦言,歷年十二月各大商业银行都会面临“信贷额度不足”、“资金偏紧”的问题。

  居民中长期贷增速续放缓

  从去年新增信贷的结构看,住户部门贷增7.13万亿元;其中,短期和中长期贷款分别增1.83万亿元和5.3万亿元。同期,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6.71万亿元;其中,短期和中长期贷款分别增加1.63万亿元和6.38万亿元,票据融资减少1.58万亿元;非银金融机构贷款减少3183亿元。

  在金融强监管、去槓桿下,银行贷款结构出现转变,申万宏源债券首席分析师孟祥娟解释,上月金融数据呈现新增信贷远逊预期,除居民中长期信贷增速持续放缓外,企业中长期信贷增幅亦大幅回落;新增表外融资同比大幅缩水,且从结构看正持续向信託贷款集中,企业债券亦依然偏少。

  此外,上月末M2(广义货币)同比增长8.2%,分别较前值及2016年同期低0.9和3.1个百分点,录歷史新低。鄂永健说,信贷增速的下降是触发上月末M2增速进一步回落的主因。去年全年M2增速录得近年来新低,与金融领域去槓桿、强监管背景下,银行表内资产中的“股权与其他投资”、“债券投资”两项增速明显下降,从而引致银行业资产负债表整体增速显著回落有关,“M2增速的回落可视为‘去槓桿’效果的体现”。

  孟祥娟相信,近期伴随去槓桿、去通道、规范银信合作、委託贷款、信託贷款等文件的出台,非标受到了更严格的限制,估计今年新增信贷恐难全部承接表外减少的非标。鄂永健认为,今年“脱虚向实”效果将不断显现,社会融资、信贷增速有望平稳,今年全年信贷增速或在12.5%至13%附近,全年信贷增量约15万亿元,未来M2增速进一步持续下滑的可能性不大。

  今年信贷增速有望平稳

  黄志龙预计,今年全年M2同比增速或维持在8%至8.5%的相对低位区间内波动,同期M1同比增速或略高于M2增速,呈现总体平稳增长之势。招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预期,在宏观审慎框架下,今年基础货币供应不会大幅反弹,今年M2增速或小幅上行至10.5%,超储率也会小幅攀升至1.5%。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