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立言,无问西东/钟 亦

  “立德立言,无问西东”这是清华大学校歌中的一句歌词,意指德行东西融会贯通,环顾四周,捨我其谁的精神。而这,也成为了近期热播中的文艺片《无问西东》的片名。正如许多人已知的那般,这是二○一一年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时,为宣传校园文化而决定拍摄的一部电影,因缘际会之下,这部戏终于在八年之后与观众见了面。

  因为这部电影引起了不少的“清华论”,但我此生并无缘做清华的学生,自然也就无可评说了。反倒是西南联大的部分,让我感怀颇深─我的童年便是随父母在云南度过的,因此我更关心的是电影会用什么方法把关于西南联大、飞虎队、驼峰航线的选材,以及富民小水井合唱团,哈尼族蘑菇房等这些元素,完整地表达和呈现出来。

  当镜头离开帝都,离开现代大都市,象徵云南大地的广袤红土地、巍峨云南松、蓝天白云出现在画面里,这部电影就有了不一样的气质,看着是亲切且舒服的。《无问西东》分为四个时空、四个故事,毫无疑问由陈楚生、王力宏主演的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的故事,最令人难忘,这两个时段的交叉点,就是云南昆明,就是西南联大。

  关于抗战时期昆明街头的风物,电影里几乎是重建了一个民国的昆明图景:湖泊清澈、河流蜿蜒、大地葱郁、四时鲜花不断,城内烧饵块、米线、卷粉等小吃可口,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自由奔走,城外青山起伏、松林苍翠。时为西南联大学生的汪曾祺在散文《昆明的雨》里曾写到“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的枝叶里的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电影还原了这种氛围,在紧张的战事里,营造了一种明亮开阔、适宜人居的美好环境。

  当年,美国飞虎队员艾伦.拉森、威廉.迪柏业馀时间曾拿起照相机,拍摄了数百张西南地区的风貌,其中多为四十年代的昆明街景,都还是彩色照片,成为了珍贵的史料,前几年在国内再版叫《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我猜想,《无问西东》的导演、美术指导,应该是看过艾伦.拉森、威廉.迪柏的摄影集,甚至对昆明外景布置,就是参考了这本画册,街景、花木,卖小吃的孩子、报童,讲着云南方言的老百姓,以及修建飞虎队机场,飞虎队员训练的情景,就像是从摄影集里走出来的。

  不知道如今这个时代的人,还有几个了解西南联大,所以还是啰嗦地多写一句吧。抗战期间,为躲避战乱,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联合组成西南联大并迁校于云南。

  于是,一时间大师、巨匠汇聚昆明,梅贻琦、陈寅恪、冯友兰、林徽因、沈从文、刘文典、金岳霖、潘光旦、闻一多、钱穆、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等等。他们在昆明的活动范围涵盖了今天云南师范大学本部、翠湖周边、北郊龙头街、西郊黑林铺、大布吉等区域,可以说,这部电影的还原度还是很高的。而演员王力宏在片中的表现,基本上还原了那代学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精神气质。

  电影里,西南联大师生刚刚到达昆明时,条件艰苦,自建铁皮顶、茅草顶的校舍,一遇到颳风下雨就授课困难,老师就教同学们安静下来“静坐听雨”,那份文人情怀,即便是如今再看依旧感人不已。虽如今已然旧事俱往矣,但思及父母,观影之时,不免泪下。

  在我眼里,《无问西东》绝不只是一部青春片,而是一部色彩丰富、歷时持久、万花筒一样的片子,而其中云南的段落就像片中一再出现的山顶那一棵茂盛大树,呈现着不一样的生命力,叫我们回想那旧时光里,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付出的所有青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