辈分称呼的迷惘/姚 船

  中国人传统上十分重视辈分,所以在家族中对长辈称呼也不马虎。姑、姨、舅、妗,叔、伯、婶、姆,称谓毫不含糊。三、四十岁的大人对着只有几岁大的属“叔”辈的小孩子,也要称“某某叔”,否则就是“无规矩”,甚至被背后骂“无教养”。

  在父母亲两边蔓延开去的亲属中,我在同龄人中辈分较高,往往享有叔辈称呼。有人说,年少辈分高并非好事,说明直系人丁不兴旺。我不懂这些,只是小小年纪就被抬高身份,有点不自在。

  记得结婚那时,表兄的外孙女在幼儿园对老师说,我老叔(叔公)结婚了。刚好几位老师凑在一起,笑得前俯后仰。什么?你老叔多老了,还春心未泯?等她妈妈去幼儿园接她,解释道,我表叔才二十多岁,比我还小呢,老师们才“噢”的一声,原来老叔未老!那天在姨妈家吃饭,听此一说,大家都乐开了。

  其实,到了那个年纪,算是长大了,无所谓大家如何称呼。也渐渐明白箇中道理,长幼有序,尊老敬贤,是咱们祖宗留下的美德。虽然我还弄不懂亲属关系中,为什么有的冠以“堂”,什么堂兄、堂弟,有的称为“表”,像表姐、表妹。还有什么老婶、老姆,姑妈、姑姐,等等,似乎很复杂,对这方面知识也茫然。

  来加拿大后,发觉西方人亲戚间的称呼简单得多,父母的兄弟姐妹,男的称Uncle,女的叫Auntie,不必再分叔伯婶姆、姑姨舅妗了。他们的子女更容易,同辈统称Cousin,很方便。可是,第三者听了又觉得太笼统,一时难以确定身份。

  大媳妇过门前,闲聊中她说起有两个Uncle,仍住在英国,两个Auntie在美国,和她们住在同一城市。我一时不清楚是她父亲这边抑或是母亲那边的兄弟姐妹,要多问几句才明瞭。心想,要是像中国人那样,说有两个叔叔,两个阿姨,不就一下子令人明白了。

  有一次,朋友夫妇来家里小坐,刚好大儿子一家也过来。与客人打过招呼后,大人带小孩到后园玩去了。朋友饶有兴趣地问,你媳妇是西人,平时怎么称呼你们,也是Hello一声?我说,随便她叫。

  记得初见面那段时间,她称呼我们先生、太太。后来结婚了,就没这么叫,见面只亲热Hi一声,我们也不介意。等有了孩子,在牙牙学话时,她问我,用中国话,孩子该怎样称呼你们?我说叫“爷爷、奶奶”。OK,以后教他叫“YeYe、NaiNai”。我顺口说,中国人传统中,媳妇也跟着这样叫的。是吗?她高兴道,好!从此以后,见面或来电时,她就把YeYe、NaiNai挂在嘴边。

  从辈分称谓,我想到职场上的称呼。在内地,凡是面对上司,都会称其职务级别,以示尊重。什么李主任、刘局长,什么林总(经理)、萧董(事长)。姓有时可以省去,但职称万万不能忽略。但在加拿大,人们与上司打招呼,一般称先生、女士、小姐,熟络的直呼名字,随意的说声Hi或Hello,没听说过把职称也带上的。

  也许,这就是文化习俗上的差异。称呼的分类,繁与简,都是俗成约定、传统的延续,难说哪一种较好,只能以地域而言,入乡随俗,适应了就好。说到底,称呼只是见面的礼仪,以示礼貌,而人与人的相遇、联繫、交往,最主要还是不必挂在口上的两个字:真诚!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