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策老师 香港尚青文社社长

  作为媒体人,白岩松老师是个非主流,抢尽主流新闻节目的风头,但是书中却说:“为说对的话认错、写检讨或停播节目,就是我辞职的时候”;作为写作者,白老师也是个非主流,他的这本《白说》更像是他的“东西联大”,为读者泡杯功夫茶,条件是安静30分钟,耐心读书,谁也不许说话,因为说了也白说。

  面对误解 不是非赢即输

  白老师的鹤立独行,网上负面的评价也不少,白老师说:“这个时代,误解传遍天下,理解寂静无声。”资讯爆炸,嘴巴长在别人脸上,别人爱怎么误解,你管不着,可是问题摆在那里,我们花时间“争斗、抢夺、站队并解气解闷而不解决。”白老师说:“关键是需要理性到位。”

  我承认我们这一代不太会面对误解,一旦自己有些理由,受了些委屈就呼天叫地,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其实究其根源是我们太在乎别人的评价,太看重输赢。

  当然这与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也有些关系,从父母到老师,从来没人“教会孩子们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只叫我如何去赢。

  理性思考,面对误解,如果我们努力了,别人不理解,那何必在乎他们的理解;如果我们努力得不够,那又有什么可争论的。

  更重要的是别用输赢去评判什么,“公道自在人心”这句话,不一定正确,但时间,却可以将失去的公道追讨回来。白老师举了马勒的例子:“马勒的交响乐在全世界演的频率已经超过贝多芬,成为第一。他曾经说,自己的音乐是写给50年后的人们。”50年后所能理解的东西,要求别人去理解,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能面对平淡 就是不平淡

  白老师说:“我在你们这个年龄,也对未来充满了浪漫憧憬:恋爱就是每天送花、甜言蜜语;工作就是宏图大业、精彩纷呈。”然后现实生活没有那么多宏图伟业,鲜花玫瑰,当咱们真正离开校园之后,请做好“接受平淡”的准备,能面对平淡,就是不平淡。

  我们这一代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外打拼,生活苦一点,但有着未来的憧憬,另一种是留在家乡或者回到家乡的,平淡生活,默默奋斗。其中两者皆有两者的平淡,真实的生活是他乡打拼,也没那么光鲜,故乡奋斗也没那么容易。白老师所说的接受平淡,就是接受生活的真相。

  然后面对平淡,最可怕的是麻木,书中举例:“就好像四个人打牌,最怕的就是其中一个哥们儿输也无所谓,赢也无所谓,一点儿不投入,最后大家都觉得很无趣。牌上的输赢那不是真的输赢,但是打牌这件事,好玩儿就好玩儿在你的会投入,输了真较劲,赢了真得意,互相拌嘴。”

  没有一代的青春是容易的,平淡中,我们挣扎过,绝望过,然而“不挣扎,不绝望,不青春”,我们在挣扎和绝望中,慢慢走向成熟和幸福,“也许我们喜欢的不是成熟,而是走向成熟的过程。”而真正的幸福就像“‘百分之百’的黄金,没有绝对的抵达,但可以无限靠近。”

  面对欲望 学会做个守夜人

  “肚子不饿了,欲望更多了。”白老师说:“中国人里有信仰的,一亿人信着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天主教,还有一亿多信共产主义,剩下的就只信人民币了。”愈是长大,人会变得愈来愈现实,交朋友要交有点背景的,花时间要花得有实际“目的性”。然而“朋友之间愈来愈有礼貌”诚然是可悲的,这是一个速食、免费又过剩的时代,钱走得多,心也就走得少了。书中说:“中国古人早就告诉我们什么是‘忙’,‘忙’就是‘心亡’。”  

  “一个人的工资和他的不可替代性是成正比的”,所以核心在你的好奇心和创造力。“这个社会变化万千,面对一切变动和未知,请用‘好奇’而不是‘恐惧’去面对。推动人类进步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实就是好奇。我看到所有伟大的创造者,眼神中都写着一个巨大的好奇。而那些习惯于抱怨的人,早已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其实看完这本《白说》,白老师不过说了些自己成长的经验和一些简单的道理,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但他为什么还是要说呢?也许正如他序言里说写的:“自己所做的,不过是守土有责,就是偶尔有机会,用新闻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而更多的时候,得像守夜人一样,努力让世界不变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