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不同风 百里不同俗\小冰

  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人,习性不尽相同。美国人不同于欧洲人,欧美人不同于亚洲人,南亚人不同于东亚人,东亚的日本人又不同于韩国人。好比说都是白人旅行团,如果导游说话时大家认真听,守纪律守秩序的,那一定是德国团;如果有人在听,有人在笑,有人在幽默打趣的,那是美国团;又或者,都是亚洲人,站得毕恭毕敬,洗耳恭听,听完了才提问的,是日本团;叽叽喳喳、少数人在听,大部分人在说话的,是韩国团;三分之一在听,三分之一在说话,三分之一在东看西看的,是中国人。

  中国人强调整体优先,从整体到具体。时间按年月日排列,地点从大地方说起,国家、市区、街道,最后以人名收尾;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则从具体到整体,从小地方到大地方,时间空间先说小的,大的放到最后说,信封上的国名总是在最下面。

  一次在东京转机之后,与一位日本人邻座,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途我起身去卫生间,对他说“Excuse me”,他即认真地起身让路,弓腰哈背,彬彬有礼。当时我想,如果是我,中国人,我最多大大方方地说一句“不客气”;如果是美国人呢,他可能一边随意起身让路,一边和你搭话。

  美国人也有说话不爽快、绕圈圈的时候。好比说,如果他不认同你的说法,会告诉你“你的观点很有趣”。一次从洛杉矶飞往波士顿,空中先生在广播里说:“……在波士顿的上空,我们将把风雪阻击在窗外……。”他不直接说那边天气不好,而是间接幽默地告诉你,那边在下雪,要注意防寒。如果是我们,就直接说天气怎样,气温多高了。这种话,不知道日本人怎么说。

  中国人结婚要大红大绿,忌讳白色黑色。美国人结婚则以白色为基调,认为白色严谨、祥和、纯洁无瑕。如果大家在婚礼色彩上较真儿,中国人和美国人,都会感到对方莫名其妙。中国人认为有些行为失礼,超越身份,好比说晚辈直呼长辈的名字是一种伤害,可美国人却认为这样显得亲切。

  有的中国人爱讲大道理,常常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动辄上纲上线,强调概括性、原则性,如果细节太多,怕被认为没水平。美国人重视独立思维,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关注个案,直接具体,越细越好。“芝麻街”讲述卡通人物,故事简单有趣,深入浅出,让孩子们懂得崇尚自然、尊重生命。

  美国和香港曾受英国殖民管治,但是在诸多方面却各说各的。在美国,车辆行人靠右行,把地面那层楼叫一楼,上一层叫二楼,与中国大陆一致;香港的车辆行人要靠左,把地面那层楼叫“底层”,要上一层才叫一楼。大陆人到了美国不用改习惯,照样靠右行,地面上的叫一楼,上一层叫二楼。倒是来到香港,离祖国咫尺,反倒有了落差,走路要靠左,地面那层要叫底层。

  殖民时期香港人的生活习惯,回归后不变。我问一个朋友:“明明是一楼,为什么要说底层?”她说:“地面不叫楼,楼也,空中也。”她的解释看似很有道理。有道理还是没道理,入乡都要随俗,几十年根深蒂固的习惯,说改也就改了。你看,我现在就很习惯。

  中国人的唐式思维,美国人的洋式思维,日本人的和式思维,不同的思维方式,带出不同的言语模式和行为模式,都在理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