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法御寒\潘越

  随着春节将近,天气也开始愈发寒冷起来了。这几天里一股寒潮自北向南地席捲大半个中国。在这阴沉沉、冷飕飕的天气里,无论你所在的城市是下雪了还是下雨了,都很适合像那盛唐时期,长安城里的白居易一样,问问身边的老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小酌怡情,酒足饭饱之后回到家,打开空调或者拎出满身尘土的电暖器,躺在沙发上愉快地开起了电视,这时问题来了:没电视没暖气的唐朝在酒足饭饱之后做些什么呢?这寒冬腊月里,古人又是如何取暖御寒的呢?

  我猜想,对于古人来说,火盆、手炉和汤婆子齐上阵应该是他们应对寒潮和严冬的不二法门。除此之外,古时的传统式建筑也在寒冬里起到了不少的保暖作用,中国人的智慧于此也可见一斑。

  古人虽然没有现代人依赖的各种电器,但古人的房子总体上比现代人的住宅更保温。中国传统建筑多採用砌体结构,保温性能优于以钢筋混凝土结构为主的现代建筑,砌体结构本身的保温性能就优于混凝土结构,加之砌筑时墙体往往中间留空,从而起到较好的保温作用。如今的城市住宅基本上是千篇一律的“方盒子”,不分东西南北,没有地域差别,与千姿百态的地方传统民居形成何其鲜明的对照。古人营造建筑,追求建筑与自然的和谐,充分考虑地理环境、气候特点等因素,仅以南北民居泛泛而论,南方炎热而潮湿,冬天不至于太冷,因此更注重通风和防潮,普遍墙体较高、开间较大、前后门贯通;乾燥而寒冷的北方更注重保暖,因此普遍房屋矮小,墙体比较厚,且尽可能坐北朝南,朝南的一面开大窗以利採光,朝北的一面开小窗甚至不开窗以防风—因地制宜造出的房子,保温性能当然要优于像工业製品一样被大量复製的“方盒子”。

  虽然白居易所在的朝代里并没有暖气,但他们有火墙和地炕。为了度过寒冬,古人还将墙体砌成空心的“火墙”来打造供暖系统,和现代的暖气异曲同工。中国古代最庞大的供暖系统应该是明清时期北京紫禁城的“地炕”,原理、做法都和火墙差不多,只不过地炕的火道砌筑于室内地下并直通睡觉的炕床,与火墙相比,地炕製热面积更大、散热更均匀,对热能的利用效率更高,堪称古人的“中央空调”。道光皇帝就写过一首诗描述清宫里的地炕:“花砖细布擅奇功,暗热松针地底烘。静坐只疑春煦育,闲眠常觉体沖融。形参鸟道层层接,里悟羊肠面面通。荐以文茵饶雅趣,一堂暖气著帘栊”。

  清朝临近现代,取暖方式与如今的方式有相似之处并不难理解,但若由清朝追溯到汉代,他们的保暖之法就显得有些特别了。汉代皇帝在未央宫为皇后和爱妃修建用椒泥刷墙的“椒房”,取其多子的美意,代代沿袭而成皇室习俗,久而久之衍生出“椒房之宠”等种种说辞。史书有载:“以椒涂室,主温暖,除恶气也”,也就是说,将花椒捣碎和入泥中来涂抹墙壁,在古时的冬天可作为一种特殊的防寒保暖材料,它能对人体和室内的气味产生影响,继而达到保温的目的。而这个“温”其实是人体内生的温暖,而不是体感的外部温度。从现代中医的角度来解释的话,花椒是一味药材具有“性温,味辛,可以温中,祛湿,散寒”,以此法取暖,虽然如今听着新奇,但在当时,也不失为一种智慧之举。

  屋外大雪仍漫飞,时节立春却已至。愿大家都能在这几天的寒潮之中,有良方保暖,有雪景可赏,若是实在不喜欢寒冷,那就不妨想想冬雪飘起的时候,春天还会远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