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山雨欲来 中国宜两手准备

  图:在中国服务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可针对美国企业设定差别化市场准入限制,作为对美国贸易战政策的反制措施

  随着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的抬头,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上升。中国如果想规避贸易战,需要妥善设计对美策略,构筑博弈均势,引导博弈结果向有利于中方的方向发展。中方一个可行的博弈出路是做好打赢贸易战的准备,中国能打赢贸易战,贸易战就打不起来。在当前中国服务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可针对美国企业设定差别化的市场准入政策,这将是威慑美国的有效策略。\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 徐高

  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对中国贸易争端的立案数量再创歷史新高。美国也已经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数项中国商品和资本进入美国的商业活动。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总统还称中国为挑战美国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将中国视为美国面临的“危险”之一。

  一、中美贸易战概率上升

  在当前紧张的中美经贸关系背后既有短期因素,也有长期因素。短期的触发因素是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的扩张。特朗普总统曾誓言要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但在他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却不降反升,从2016年的3470亿美元上升至3721亿美元,佔到了当年美国总贸易逆差的47%。2018年11月美国将进行国会中期选举,支持率已下滑至低位的特朗普总统为了稳住选情,自然会大打贸易牌,通过对中国施压来争取选民。

  但更令人担忧的是此轮中美经贸关系趋紧背后的长期因素。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美在经济规模、综合国力、全球影响力等各方面的差距都缩小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让美国这个主导了上世纪人类社会的国家感受到了威胁。美国的精英阶层也逐步形成了一种共识,认为中国未来并不会向美国模式收敛,而会走自己独特的道路。这让美国人眼中的中美关系变得更不确定、也更不可控。

  所以,尽管在歷史上中美经贸关系时有起伏,但现在的趋紧不仅是个短期现象,而是折射出了美国对中国长期看法和战略的改变。中美之间的互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经贸关系中的紧张情绪不会因为美国中期选举的过去而烟消云散。

  二、中美经贸博弈的困局

  既然美国已经把中国视为一个对其构成威胁的对手,那么中国在思考中美经贸关系的时候就需要有更多的博弈思想。得通过构造博弈的均势来维护双边关系的稳定,而不能一厢情愿的认为局势不会恶化。对中国这么一个世界性大国来说,和平不可能来自别国的恩赐,而只能建立在自己打赢下一场战争的能力之上。经贸关系也是同样的道理。

  当前中美之间的经贸博弈可以用一个简单博弈模型来描述(见配表一)。将双方的经贸政策抽象成为打贸易战与不打贸易战两个选项。由于双方都各有两种选择,所以理论上可能会出现四种结果。但很显然,在美方选择不打贸易战的情况下,中国肯定不会挑起贸易战。所以现实中可能会出现的结果只有三种:双方都选择不打贸易战(不打、不打),双方都打贸易战(打、打),以及中方不对美方的贸易战政策做报復,单方面选择不打(不打、打)。

  将这三种情况下中美双方的收益写在配表中:表格的上下两行分别对应中方“打贸易战”和“不打贸易战”两个政策选项;表格左右两列则分别对应美方“打”和“不打”的选项。其中标有数字的三个格子分别对应三种现实中可能出现的结果。每个格子中左下角的数字对应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所获得的收益,右上角的数字则是美国所获得收益。

  很自然地,双方都选择不打贸易战对双方都有利,可以假设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双方所获得收益都是2。而双方都选择打贸易战,则对双方都有害,假设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所获得收益都是0。美方选择打贸易战、而中国选择不打(即中国对美方贸易战的措施不进行报復)的这个情形需要分析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中方肯定会受损失。可以假设此时中方的收益是1,低于双方都不打贸易战的情形,但高于双方都选择打的情形。而在美国目前的决策者看来,通过贸易战的政策可以迫使中方让步,让中国不再能够佔美国的便宜,因而能够让美国获得更高的收益。因此,在美方的认知中,此种情况下美方的收益可设为3,比双方都选择不打贸易战时美方的收益还要高。

  在这个博弈中有两个特别重要的数量关系。第一个关系是在中方选择“不打”的情况下,美方选择“打”或“不打”的收益对比(在图中用横着的椭圆虚框圈出)。在前面的收益假设之下,美方会发现,“打”是对他更有利的选择。

  博弈中的第二个重要数量关系是在美方选择“打”的时候,中方选择“打”或“不打”两种情况下所获得的收益对比(在图中用竖着的椭圆虚框圈出)。上面所做的收益假设意味着,在美国选择“打”的时候,中方选择“不打”(不进行报復)能得到更高收益。这可能是因为中方的不报復会让贸易战烈度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而不至于不断升级。在这样的收益对比下,美方会知道中方一定会选择“不打”来退让。

  在这两个数量关系呈现如配表所示的大小关系时,美方一定会选择打贸易战,而中方一定会选择不报復。用博弈论的语言来说,(不打、打)是这个博弈的纳什均衡,也是这个博弈最终的走向。当前的中美经贸关系之所以向着令人不安的方向发展,根本原因就是现实背后的这个博弈困局。

  中方对策之一:扭转美方偏见

  为了规避贸易战,中方可以採取的一个对策是试图纠正美方的偏见。美方要跟中国打贸易战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其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倾向也并不符合美国过去一直鼓吹的理念。美国国内也有从中美贸易中获益的沉默大多数。如能用美方能够接受的方式说服美方,让美方认识到打贸易战对其自身也不利,那贸易战就能消弭于无形。借助前面的博弈模型来说,如果能让美国相信自己在左下角格子中的收益比2小(比如是1.5),那么博弈的纳什均衡就变成(不打、不打),贸易战就打不起来了。

  从理论上来说,劝说美方扭转偏见是跳出博弈困局的可取之策。但在现实中,这条路走起来难度大,见效慢,且中方的掌控力不强。目前,中美经贸问题在美国国内已经变得高度政治化,理性分析未必能很快扭转美国民众的情绪。此外,也不排除美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可能。所以,交流沟通固然重要,但中方也不能将贸易战打不起来的宝都押在这条路上。

  中方对策之二:做好打赢贸易战的准备

  还好,中方还有规避中美贸易战的另一条对策——通过构建打赢贸易战的能力来避免贸易战的发生。中方必须现在就为贸易战全面开打、不断升级的最坏情况做好准备,并制定在这种情况下打赢贸易战的方案。用前面博弈模型的框架来说,就是得让美方相信中国在双方都选择“打”的情况下(左上角的格子),能够获得比中国选择“不打”时更高的收益(比如说1.5)。

  中国的报復很可能引发美方的反报復,令贸易战升级,最后让双方都更严重受损。所以,为了让中方在贸易战中获得比不报復时更高的收益,中方的报復政策必须要让美方难以承受,促使其迅速改弦更张,结束贸易战政策。因此,中国在报復时应尽量找那些能够对美方长期收益带来重大影响的报復政策。以这一标准来衡量,向美国进口商品徵收报復性关税并不是最好选择。这是因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有很大互补性,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也是中国所需,而且这样的政策对美方长期收益的影响仍然不够高。

  中国更好的报復政策是国内服务行业的对外差别化开放。高端服务业正是美国的比较优势所在,而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中国现在也有开放国内服务业市场的需求。在中国服务市场开放的过程中,谁能佔得先机,谁就拥有了未来。这其中的利益绝不是当下的几十亿、几百亿所能衡量的。如果中美之间真的爆发贸易战,中国可以推迟国内服务市场向美国企业的开放,而将机会让给别的国家。美国企业在中国服务市场的开放中如果一步慢,以后就可能步步慢,最终形成不利于美方的市场竞争格局。这对美国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三、规避贸易战的出路

  从以上中美经贸的博弈分析来看,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是可以避免的。但要规避贸易战,中方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紧张事态会自动平息,而必须要从博弈的角度妥善选择对策。中方必须要认识到,美方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近期中美贸易紧张状况加剧的背后,是美国对华战略的大幅度调整。美方已经把中国当成了挑战者,当成了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构筑博弈均势,引导博弈结果向有利于中方的方向发展。

  从博弈的角度来分析,中国要想避免中美贸易战的发生,就必须要做好打贸易战、并且打赢贸易战的准备。中方不怕打贸易战,贸易战才打不起来。目前,中国正在加大国内服务业市场的对外开放。在中国服务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可针对美国企业设定差别化的市场准入限制,以作为对美国贸易战政策的反制措施。这会让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中失去先机,在长期给美国带来高昂代价。这一撒手锏,再加上报復性关税等其他举措,可以给美国带来足够威慑,从而让美国放弃贸易战的政策。

  中美是经济规模排名世界前二的经济体,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不仅是中美两国的事情。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措施除了伤害中国之外,也会连带损害跟中国处在同一产业链中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利益。因此,在可能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中,中国有条件与其他广大国家形成同盟,对美国形成国际舆论压力,同时对沖中美贸易战的不利冲击。这也能降低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几率。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