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置居并非只益富户\祥益地产总裁 汪敦敬\&

  最近有机会与立法会议员及参与房屋资助的人士一起讨论“绿置居”,发觉彼此看法很不同,令人担心有关政策是否能行到正确的方向。

  有些人以为“绿置居”政策是益了富户。更有不少人认为,因为富户本来就要搬走并要交回单位出来的,所以其实林郑是把原本属于公屋轮候册人士的公屋偷了给买“绿置居”的富户。事情真是如此简单?

  看回数据,反映出的并不是这样,香港政治式的似是而非计数方法,的确是令到很多人弄不清楚真相,所以笔者是有责任在这里陈列数据并分享我的看法。

  事实上,在上次景泰苑的“绿置居”抽籤里面只有12%的买家是富户,“绿置居”并非只益富户,什么人最得益?其他88%的公屋人士的购买力可能比一般富户更强,没有“绿置居”,这班“隐藏的更富户”更加不会交出公屋。如果再以景泰苑及有关富户的数字去推演,笔者认为已确认的富户大概是有2.75万个,政策及市场也仍未准备空间变走这班为数2.7万多个已登记富户,也即是说这二万多个家庭就算硬着陆要搬离公屋的话,楼价及租金一定会因此大升,即是社会同样要付出代价。

  再看另一数据,过去一个财政年度公屋的净回收量只是7700个,1%的转流率即是要100年才可以作一次整体转流,我们的公屋政策已相当恶性了。这个正正是公屋轮候册愈来愈长,以及虽然兴建很多公屋,但公屋住户增加亦很少的原因。

  根据统计处的人口普查数据及统计年刊数据,公营租住房屋的人口:2006年是212.9252万人,但十年后即2016年是213.1553万人,公营租住房屋的单位数目:2006年是71.69万,2016年是78.67万,数据告诉我们十年间,公屋单位增加约7万个,公屋人口只增加2300人。

  为何?以下是读者与笔者分享的事实:“一个难听嘅事实,就系如果无居屋/绿置居,富户会隐藏富户身份,虚报收入资产,又将高收入的住户成员除名后偷偷地照住,甚至玩分户多佔几间公屋。小弟都系公屋穷家庭出身,系极少数愿意交还公屋买私楼自食其力嘅人,根本我认识嘅公屋户中,肯交还公屋嘅人一个都无,而亦只有我屋企真系穷真系无能力买居屋。根据人口普查结果,2006至2016年政府多兴建近10万资助房屋,但居住喺资助房屋嘅住户2006年有335万人,而2016反而减少至只有329万人。如果无‘威逼’或‘利诱’,富户‘本来就会交还公屋’根本不合逻辑,所以我认为林郑一换一讲法系成立嘅。”

  因此,林郑特首的“绿置居”政策是正确的,很多政客、高官和参与房屋政策的公职人士,也不知道香港嘅公屋问题关键在于转流率低而不是供应量,绿置居只要增加到转流率,这个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对于将绿置居减肥推出,是愚蠢的政策决定,浪费了特首的良好设计。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