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过年\陈敏

  今天是祭灶神的日子,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小年了。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传统中,过年是一种团圆,是一种阖家欢聚的象徵,但随着时间增长,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大家对年的期待也越来越小,甚至有些怕过年了。

  在过去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过年意味着可以在除夕这天吃顿饱饭,有件新衣服穿。孩子可以含两块糖,久别的亲人可以团聚,大家吃着团圆饭看着春晚畅想古今。

  还记得我小时候在农村过年,不到小年就已经回了老家天天地盼了起来。那时候,每逢过年,家家户户都会杀年猪,几个小孩围着年猪,等待杀猪师傅把唯一一个“猪八戒”给我们这些看热闹的孩子们。所谓“猪八戒”,其实是猪头里面的一个小器官,老家的人认为它能辟邪,俗称作“猪八戒”。杀完年猪的当天,乡亲邻里间会走家串户地吃百家饭,其乐融融,记忆里的年,满是一片温馨和谐的景象。

  那个年代里没有手机,也很少有游戏机出现,所以孩子们都是一群人追着跑、玩过家家、堆雪人、捉迷藏、年龄稍大点的孩子就玩滚铁环,那个时候过年无非就是害怕被问到成绩,但小孩,问完就算完了,转身又去玩了,丝毫不影响过年的兴致。但如今这个年代就全然不是这个模样了。

  先说说智能手机吧,自从互联网走进了千家万户,智能手机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至于如今,每逢过年过节,都是一桌人各自盯着自己手机,在网路世界里畅言,而面对面的互相沟通却少之又少。再说说电视,如今怕是已经没有多少家庭还能像十年前那样,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完年夜饭磕着瓜子儿就守着电视机看春晚了吧?也不知究竟是春晚不如以前好看了,还是现在网路发达了人们见过的“世面”太多了,就越来越觉得春晚没了意思?想想自己,似乎也已经有几年没有看过春晚了。过去,春晚是一年的新词彙新段子,流行词的旗帜,引领这一年的方向;现在,春晚是对网路词语的总结,拾人牙慧。尤其是现在,伴着抢红包,发红包,春晚也成了我们抢红包的交响曲。

  随着经济的发展,新衣服随时可以买来,送货到家;随着交通的发展,天南海北的亲朋好友,只要能腾出时间,金钱足够,平时的小聚也能实现;随着科技的发展,天涯海角的朋友拿出手机 也能面面交流;随着日子越过越好,年味儿也就越来越淡了。

  再不情愿也得承认,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春节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形式,一种多年积攒下的习惯,年轻人虽不爱春节,却对过节日有一种独特的喜爱。只为了在繁忙的工作之中,抽出一点时间,让贫瘠的身体趁着年节暂时地修养生息。可谁曾知即便是春节也有让人头疼的地方,同学旧友的豪聚让人倍感压力,走亲访友的家长里短又伴随着催婚问工资的烦恼……这样的年,谁又不怕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