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泡沫破灭 重视避险资产

  图:分析指出,中国楼市、美国股市、日本债市号称是全球最坚挺的三大泡沫,而这三者都与各自过去多年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中新社

  歷史上逢“8”的年份都充满了动盪,而美股近期的突然下跌是一个警示。美股下跌貌似和中国市场没有直接关联,但其影响机理值得重视。\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姜超

  一、海外股市集体重挫

  继上周五下跌2.5%之后,本周一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又下跌4.6%。随着美国股市的震盪,近两日全球主要发达市场的股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美国标普500指数、东京日经225指数、恒生指数在最近的一个交易日下跌幅度超过4%,而英国、法国、意大利和韩国主要股指下跌幅度也超过1%。

  经过了近几日的调整以后,大部分国家主要股指今年以来涨幅转负。其中仅纳斯达克指数、意大利ITLMS指数和前期上涨较多的恒生指数还能保持今年累计增幅为正,其馀市场的股指相比于2017年底均有一定程度回调,特别是伦敦金融时报指数和东京日经225指数,累计下跌幅度达到4.6%和5.1%。

  二、问题源于宽松终结

  在美国次贷危机以后,美股走出了长达八年的大牛市,除了经济的恢復以外,另一重要支撑在于史无前例的宽松货币政策。为了帮助经济走出困境,美国政府在次贷危机之后连续快速降息,联邦基准利率从危机前的5.25厘快速下降到0.25厘,并维持了七年之久。

  除了保持低利率以外,美联储还实行了量化宽松政策(QE)为市场提供了大量流动性。而宽松货币政策对于经济的刺激作用相对有限,对资产泡沫的刺激反而非常大。

  虽然2015年末美联储开始加息,然而在零利率上的初始加息依然是相对宽松。相比于之前的加息,本轮美联储的加息进程更为缓慢,同时幅度也较低。2015年12月第一次加息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美联储仅进行了五次加息,加息节奏依然是相对缓慢的。

  但是随着美国就业改善、核心通胀提升的预期日益加强,去年以来美联储的加息进程就在加快。在近期美联储的议息会议中,美联储透露出今年仍将有三次加息的可能。从2017年末美联储开始缩表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突破了金融危机以后2.5%的长期均值。国债收益率的上行意味着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正式终结,对资产泡沫的支撑作用已经在消减。

  三、充分就业减税无效

  上周五公布的美国失业率连续第四个月维持在4.1%的歷史低位,显示美国已处于充分就业的状态。这其实意味着,其国内生产已经接近饱和状态,而美国製造业产能利用率目前也已回升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所以未来美国即便再减税,也不可能让经济有更明显的大幅增长。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特朗普又不愿意增加进口,那么就只会更加推升国内通胀。

  而上周五公布的美国非农平均时薪同比增速创下了2.9%的九年新高,也引发关于就业市场紧俏导致薪资增速加快、进而推升通胀的预期,通胀预期又进一步推高美国长期国债利率。

  美国不仅是赤字政府,当前100%的政府负债率也是歷史之最,美国的减税新政也全靠政府举债。2008年后美国为走出危机,政府债务规模大幅增加,联邦政府债务率从56%飙升至目前的100%,未来美国需要执行减税,那么必须靠进一步扩大赤字和政府举债。当美国国债利率飙升之后,其政府的举债能力也将打上一个问号,对经济的支撑作用也会下降。

  四、经济扩张周期尾声

  从经济周期来看,美国本轮经济復甦的时长已远超以往大多数时期,扩张周期或临近尾声。

  自2009年6月美国经济復甦之后,本轮美国復甦时间已达106个月,离歷史最长的120个月(1991年至2001年)仅一步之遥。而结合就业情况来看,最近的两次美国失业率达到4%左右的时间分别是2000年和2007年,在随后一年也都发生了经济衰退。

  而从美国信贷增速观察,美国商业银行信贷同比增速自2010年由负转正,到2016年最高时一度达到8%的高点,但目前已经降至3.5%。而过去两年GDP平均增速仅为2%,远低于復甦早期的2015年3%的水平,这些都意味着本轮经济扩张处于尾声阶段。

  五、小心国内地产泡沫

  美国股市、日本债市、中国楼市号称是全球最坚挺的三大泡沫,而这三者都与各自过去多年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本轮美股的下跌看似突然,但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美联储2015年以后持续收紧了货币政策,联邦基金利率不断上调,国债利率当前也已经创出了新高。而从全球的歷史规律来看,整个经济和市场的融资成本上升,会对资产泡沫构成最直接的打压。

  美股下跌与中国市场内在关联,我们不仅在过去两年持续收紧了货币,还大力推进了金融去槓桿,中国国债利率早就超过歷史均值,在利率持续高位的背景下,房地产泡沫还能维持多久?

  六、看好今年国内债市

  美股近期下跌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贫富差距扩大、人口老龄化等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金融危机以后其实是靠史无前例的宽松换来了短期繁荣,但宽松货币对资产价格最有利,这其实是靠一个新泡沫取代了旧泡沫。

  但如今通胀预期回升,央行宽松不再,就使得泡沫游戏难以为继。反过来说,今年要重视避险资产的价值。本周黄金最高反弹至每盎司1340美元以上,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在创2.85%新高后回落至2.7%。而国内由于金融去槓桿,债市跌幅远超美国,而高债务的中国经济长期绝对无法承受高利率,因而我们坚信今年国内债市具备巨大的投资价值。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