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饺子\任林举

  图:包饺子的每个细节都要用心\资料图片

  母亲年轻时剁饺子馅儿,是双手持刀。两把刀交替着在砧板上翻飞,传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很像一把机关枪,哒哒哒,连发射击。

  那时,我们还小,不太懂得那是一种强度很大的劳动。那急切的声音正暗和着我们心头的急切,让我们感到了一种争分夺秒的快意。

  当母亲将剁碎的肉、菜加佐料,搅拌成饺子馅儿时,父亲和爷爷也加入进来。父亲和麵、擀饼,爷爷则找到几样我们猜不出是什么的小东西悄悄包在饺子里。

  除夕之夜,在“子时”来临前的几个小时里,时钟的指针、父母、爷爷忙碌的手、我们不停蠕动的胃以及目不转睛的巴望,都在期盼或催促着一个复杂的流程快快结束,让一种在中国流传了一千八百多年的古老食物——饺子,呈现于口边。

  新旧更替,岁逢“交子”。大人们怀着一种喜悦且庄严的心情筹备这个辞旧迎新的仪式,盼的是上天保佑,吉祥如意。而我们这些小孩子,熬过了整整一年没油没水的寡淡日子,却一门心思盼望着这最后时刻的来临,只为尽情享受眼前这一年一度的美食。

  因为这饺子是未来日子的象徵,所以每一个细节都要用心。麵皮要用最好的小麦粉;馅儿要选上好的肉和最有“讲究”的蔬菜。在东北老家,做饺子馅儿必备的两种蔬菜一种是芹菜,一种是白菜,取其谐音:大约就是“勤劳”而得“百财”的意思。

  吃饺子的时刻,一定要在凌晨一点。时钟一响,户外鞭炮齐鸣,室内水饺下锅。一家人在热气蒸腾的岁首,一边吃着可口的饺子,一边幻想着接下来的好日子。可是吃着吃着,每每就吃出了惊奇。先是我在饺子里吃出了一枚花生,爷爷说,你将来一定能步步高升。接着,弟弟又从饺子里吃出了一枚钱币,爷爷大笑,说弟弟适合经商,可以大发其财。现在,只有妹妹没有吃出什么惊喜了,我们都替她着急,鼓励她多吃几个。我想,如果我咬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就假装不知道,把那个饺子悄悄给她,她也就得到了祝福。最后,妹妹还是从饺子里“吃”到了一块水果糖,全家人都乐得喜笑颜开,说妹妹长大后定能过上甜蜜的日子……

  日子,说过果然就迅疾得如白驹过隙,转眼就是几十年的光景。如今,兄弟几个都到了父母当年的岁数,天各一方,自有归属。当年藏在饺子里的美好祝愿,基本兑现,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令人振奋。大家只是过着安稳平常的日子,但每至除夕,还是要像当年的父母一样,认认真真地包一顿饺子,把美好的祝愿给我们的孩子。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