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年味儿\林玲

  图:和麵、包饺子是北方最传统的年味儿\资料图片

  一年里的时光里,对于离家在外的游子来说,最想的味道应该就是家乡的味道了,尤其是家乡的年味儿。伴随着大红灯笼高高挂,喜庆春联户户贴,家乡的年味儿特别温暖。

  我的老家,是内蒙古东北方向的一个小城市,是一个综合了内蒙菜、东北菜和朝鲜菜的美食之城。但对于过年来说,包饺子才是最正宗的家乡年味儿。

  对于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来说,饺子情结几乎是人人都有的,我家也不例外。逢年过节,家里人总是要倒上麵粉,和麵和馅,擀皮儿包饺子,我吃过最好吃的饺子,是有一年去农村的远房舅舅家吃的驴肉馅儿饺子。在吃之前,长辈们就说过“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好吃程度,可见一斑。包饺子的时候,我们家不论男丁女丁,都会按部就班地坐下来,一边在炕上聊闲天儿,一边包饺子,张家长李家短,说着一年的经歷和趣闻。可以说包饺子是北方传统社交的一种方式。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两百多个饺子就能齐齐整整地排排站好,下锅十分钟家里雾气腾腾满是饺子的香味。

  记得当我是小女孩儿的时候,在雾气下,老是偷偷觉得自己和电视剧里腾云驾雾的仙女有一拼。即便是现在想来,也觉得饺子味儿的仙境真好,带着香味引出每个家人肚子里的馋虫,小孩儿隔两分钟就会跑到厨房打探:“太香了,啥时候能吃?”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蒸饺就能冒着热气出锅了。麵皮在雾气下闪着麵粉独有的光泽,皮不薄不厚,咬一口稍微有点烫嘴,然后从饺子里就流出油乎乎饱满的肉汤来,饺子皮有嚼劲儿且有点香甜,饺子馅料紧致饱满抱成肉团,一口下去满口香气,麵皮上带着肉香,刚好解咸解腻,想吃肉就囫囵吃一口馅,不由大呼过瘾,配着手捣的蒜泥酱油,不吃二十个大饺子是绝对没办法放下筷子的。现在这样想想,也是回味无穷。

  饺子之于我们家是有仪式感的。每年过年,大年三十的那天,一般下午三点左右我们一家人就会先吃些饭食垫垫肚子,然后就开始准备麵粉和馅料。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爸妈我和奶奶就会一块儿包饺子看春晚,十一点半下锅,十二点倒数过新年时正好一家人在吃团圆饭。我很爱这种感觉,过年的氛围和家的温暖就在这齐齐整整、团团圆圆之间四处瀰漫。

  上了大学开始,我就来到了南方,这里所有的饺子皮几乎都是机器量产的,麵皮丝毫没有嚼劲,包饺子的时候边上还备着一碗水,用来黏合饺子皮。

  要知道,北方和麵用热水冷水、加多少水、怎样和都是有讲究的。大概是由于不擅长,在南方,饺子似乎成了一种普通人家都不会特地在家里做的麻烦吃食,缺少了包饺子的氛围,南方的年于我而言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味道。

  我知道今年来有不少都市男女都怕过年,但我不怕。大约是因为我的爱很窄吧,一如诗中所说:“我的爱是针尖上的蜂蜜”,我把它放在爸妈和奶奶身上,放在家乡的饭菜里,放在一家人一块儿包的饺子里……家乡的年味儿,此时此刻我由衷地想念着,正如回家过年,此时此刻我也由衷地期盼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