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韦小宝\王乐

  岁末復来,新春将至,全球华人们最重视的节日又向我们走来了。对于忙忙碌碌的港人来说,春节固然是个重要的节日,但更为重要的是,可以放假在家好好享受一番与工作“Say Goodbye”的日子。

  于是乎,这样的日子里,有的人选择拍拖行街食饭,有的人选择宅家看戏煲剧,我应该是属于后者。但对比其看戏煲剧这些“师奶”项目,我更倾向于读读书。但也不得不说,优秀的文学作品大多愁云惨雾的,真正开心大团圆结局的并不多。所幸的是,金庸先生笔下的《鹿鼎记》就是其中之一。

  心里正回味着陈小春版电视剧《鹿鼎记》的滑稽搞笑,手边就翻阅起了这部经典又特别的金庸小说。与其说《鹿鼎记》是武侠小说,我觉得不如说是歷史小说还更加贴切一些。书中的天地会、吴三桂事、雅克萨之战等也基本符合歷史,但这一部书读起来,歷史的严肃感荡然无存,只剩下调侃、幽默与讽刺。

  读过这本书或者看过改编的影视作品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书中的主人公韦小宝是一个妓女的儿子,属于无赖的一类,却碰巧进了皇宫,与康熙成了朋友,诛除鰲拜,又入了反清復明的天地会,做了香主,后来还被迫加入神龙教,任白龙使。在朝中他官至正黄旗副都统,忠勇巴特鲁,封一等鹿鼎公,且贪赃枉法,积累了大量钱财,最后被康熙识破后携七位娇妻归隐。

  今次再读韦小宝,忽然间总觉得他很像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韦小宝的母亲是个妓女,父亲不知是谁,可谓“杂种”,阿Q不知姓什么,据说是赵,可被赵太爷打过一顿后又不敢说了;韦小宝好色,有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除了双儿之外基本上都是用各种无耻手段骗来的,阿Q没这么大胆,只能去尼姑庵里摸一下尼姑的光头;韦小宝好赌,阿Q也是如此;韦小宝虽然不学无术,但听戏说书却是十分熟悉,而在短短的《阿Q正传》里阿Q就唱了四次戏文……

  但阿Q有阿Q的特点,韦小宝有韦小宝的个性。韦小宝的口才很好,需要时耍起嘴皮子来可谓天下无双,他可以油腔滑调,也可以一本正经,既可以将康熙哄得开怀大笑,又可以将天下寒士说得心服口服;他在皇帝面前出尽洋相却得到重用,成了皇帝面前的第一红人,他常有歪点子冒出来,这些歪点子却常常救了他自己;韦小宝不是英雄,不是大侠,他是个貌似平凡的不凡之人,他有几位武功一流的师父,自己却只会用蒙汗药、撒石灰、背后捅刀子的下三烂办法。

  《鹿鼎记》的笔墨虽然诙谐调侃,却用反讽的手法描述了清朝残酷的权利斗争史。权利的斗争中向来充满了尔虞我诈,以韦小宝的学识尚不足以知其万分之一,可他却在俄国帮助索非亚发动了政变,改朝换代。他知道,当皇帝就要靠“打”,就是“抢钱抢女人”,这是多么深刻的讽刺?第五十回里,金庸创造发挥,叙述顾炎武、查继佐等劝韦小宝当皇帝,不止韦小宝一惊,我读到时也是一惊。但一想,的确如此,歷史上的帝王如刘邦、石勒、郭威、朱元璋不都是流氓、强盗出身么?小流氓韦小宝当然也做得皇帝,只要对百姓好一些,又何必在乎是谁呢?这种黑色幽默看似不着边际,实际上对歷史和人情冷都有着深刻的讽刺与洞察。    

  韦小宝身上的许多性格特点都与我们的正确价值观念相悖。说他是英雄吧,他明明是贪生怕死之徒,说他是小丑吧,他又偏偏敢爱敢恨知恩图报,但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比任何性格出众的英雄主角都要贴近现实的流氓式人物。《鹿鼎记》的故事很长,浩浩荡荡一百四十万馀字,韦小宝的人设很接地气,但这所有所有,都不过是金庸先生想给我们讲一个沧桑的歷史故事罢了。读罢,付之一笑,便也该去过个“贴地”的好年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