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怡 人

  临近年关,我国最大范围的一次“人口迁徙”─春运又到来了。不知等待回家的游子们此刻都拿到回家的车票或者机票了没,但我知道,在这个时候,华夏大地上一批又一批的人开始奔波在回家或者准备的路上了。他们在外忙碌了一整年后,终于在这个时间点里,收拾行囊,踏上团聚的归途。

  年关重要,春运重要,年夜饭也一样重要。食物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成了一个纽带,成了团圆情感的介质,将一家又一家的人们连繫,在除夕夜围炉而坐,为将要过去的旧的一年画上一个完满句号。年夜饭的形式多样,在漫长而久远的歷史里,它被各地人们赋予了不同的寓意与祝愿,各个地方的年夜饭,有着怎样的讲究?而哪一些又是当地人们觉得不可或缺的年味呢?

  在最“为食”的广东,广东人的年味儿汇集在了那一个个被装得钵满盆满的大盆菜里。盆菜是极具广东特色的一种传统菜式,据传渊源已久,起源于南宋年间,在各个地方都有着相差细微的不同做法和盛装方式。基本上是以木盆为装菜用具,将猪肉、香菇、鸡肉、鱼肉、猪皮、萝蔔、冬笋、腐竹、海鲜河鲜等菜餚,将之一层一层次序分明叠放在木盆之内,一盆菜里包罗万象,口味各有特色。以往,广东的盆菜主要用于年岁祭祀、婚礼宴请等之上,现如今偶有地方也将之当作招待客人之菜式。而在广东的许多地区,过年之时,必不可缺的年夜饭菜,便是一盆大盆菜。以此来表达对来年丰盛收穫的美好愿景。

  蜀地四川的年夜饭里,甜烧白可谓必不可少。甜烧白也叫夹沙肉,是传统的四川九大碗之一,做法上有些类似于梅菜扣肉,将大块的五花肉切成大片,再将糯米与豆沙夹入其中,而后下锅蒸至完全软糯,最后上桌。虽然口味上有些偏甜,但一年一度的年夜饭里,放肆上一回也无妨吧。

  说到年夜饭,北方最熟悉的恐怕就是饺子了,但杀猪菜又何尝不是东北的地道年夜菜呢?每年接近年关时,东北地区便会有许多人开始杀猪做菜,将猪身上的几乎全部部位都做成料理,形成这种独特的饮食类别。杀猪菜的土猪选取很是考究,一般都是农村里的自养猪,而整隻猪会被做成蒜泥白肉、猪血肠、拆骨肉、猪肉炖粉条等菜式,取其齐齐整整,丰盛富足的好意头。

  与东北紧紧相连着的内蒙古拥有坦荡地势的大草原,丰茂的水草孕育了草原上成群的牛马。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以往逐水草而居的内蒙同胞,在餐桌上也显现了其粗犷豪迈的姿态。内蒙人好吃烤羊,特别是发现全羊中,最适合拿来烧烤料理的便是羊后腿,从此烤羊腿也便成了内蒙家庭里,过年过节喜爱的一样吃食。内蒙的羊肥大而无腥臭味,肉质上等,将之做成烤羊腿之后,佐之内蒙古人民喜爱的奶茶、奶酒,在这大冬夜的年夜饭桌上,别有一番风味。

  祖国这片广袤的大地上,各地人们的独特年味,还有许多许多。祖国之南的海南省内,文昌鸡几近已经成了地区的美食名片,海南的年夜饭里自然少不了它。中部地区的贵州人爱吃折耳根、小米渣;山西人年前必不可少的是烧肉,烩菜火锅;河南人会准备烩麵和溜鱼焙麵度过年夜。当然还有北京、上海、杭州等等,一个又一个的城市,一家又一家的灯火,都在这年夜饭的团聚氛围之中被点亮。

  年夜饭,吃的是地方的风土人情,聚的是一年来的收穫与喜悦,团在一起的是围桌而坐的全家之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