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将一面与梅花/李丹崖

  丰子恺的漫画《看梅云》很有意思;一屋,屋后青竹翠翠,屋前,一桌三椅,三人围拢小方桌而坐,女主人端菜出来,小桌小酌,氛围真好,桌子故意留出一边来,那一边梅花开得正好。最妙的是丰子恺的配文:“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将一面与梅花。”这是何等的雅兴,何须桌前人坐满,梅花含香添饭香。

  现如今,有这份雅兴的少了。我们所遇见的饭局,大都是人越多越好,不停的添加座位,一个不行再一个,宽椅不行换小櫈,实话实说,吃过这顿饭,相互熟稔的有几个?更甚者,不背后捅刀子的就已经很不错了。人多,酒就多,万一喝出个好歹来,一桌人谁都跑不掉,把原来的风雅变成“风言风语”,甚至是一身膻腥。

  我们呼唤小范围,小火炉,小情调,小酌半杯,小谈过往,不喜欢大阵势,大排场,大吃二喝,小肚鸡肠。

  我们渴望小聚养心,小聚怡情,临时起意而聚,兴到尽出而返,只留得一身舒爽,一天明月,一夜好梦,换得一身痛快,念念不忘。

  我们希冀小饭馆,小吃食,小清爽,小滋味,不奢求山珍海味,不挑剔风雅佳境,不排斥苍蝇馆,甚至不在乎菜多菜少,交心即可。

  我至今见过的最难忘的饭局是初中时分,我和三五同学在自家小院的泡桐树下喝绿豆粥,绿豆粥能解暑,泡桐花清香扑鼻,我们谈此后人生计划,说当下少年情真,母亲端来刚炖好的鱼汤上来,掰馍泡汤,一身舒畅。现在想想,鼻孔仍有那天泡桐花的香氛。

  也曾记起一位文友从北方来,不打招呼,一身风雪出现在我家门前,手里拎着一提咸肉,敲开我家门的情景。进门且说:“下雪了,我想找你喝点酒。”这话,瞬间让人感动得泪水涟涟。你从北方来,风雪已满袖,何必约佳期,当下就是最好的韶光。

  雅兴,从来都不是事先排练好的,全是临场发挥,全是自然而然,全是水到渠成。事先安排好的雅致不是真雅致,而是费思量;提前谋划好的情趣不是真情趣,而是挖心机。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看似是及时行乐思想,其实也有一种看淡烟云过往的洒脱在里面。就像丰子恺先生所绘的“留将一面与梅花”,梅花有知,也会比平时多香个两三天,以示报答。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