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  肌肉消防遇上沙滩猫……

  图:阿健接走“奇迹”好转的小猫女离开动物医院,数日后猫女却突然离世

  沙滩上一隻初生流浪猫,身躯手掌般大,啡色的毛与沙粒浑然一色,不起眼,也不特别惹人怜爱,却深深俘虏了昂藏六呎、身材健硕的阿健的心,12年来不论阴、晴、风、雨,小猫与高大消防员阿健的情缘与日俱增。一天,机灵小猫不再跳脱,颈部受伤,微弱地呼叫“喵喵”,“消防暖男”火速跑去沙滩拯救。小猫皮外伤尚可復原,但体内的癌细胞……当阿健十多岁时,癌病夺走他的嫲嫲;十多年后的今日,癌再次袭击他的“挚亲”,阿健只好尽其所能拯救,生命就是生命!/  大公报记者 施文达(文)林良坚(图)

  北角有家24小时动物医院“pets-central”,每晚探病时间,一个30出头的大男孩,例必准时抵达探望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小猫,男儿泪每晚不知流下多少趟,“我睇住佢出世,系啱啱出世,我对佢感情好深,佢而家咁都认到我,去到呢啲位,我好难坚强。”阿健牢牢望着气若游丝、插了鼻喉、躺卧动物医院深切治疗间的小猫,小猫费力撑开双眼,悲恸地望着阿健;人与猫四目交投,顷刻,空气中彷彿散满生离死别的哀愁。

  第一幕:西贡海滩偶遇

  时光倒流至2006年的西贡海滩,流浪小猫与消防员的故事在这里开始。当时任职海滩救生员的阿健,偶然于海滩草丛发现一家流浪猫,猫爸猫妈生了一对猫仔猫女。阿健忆述,猫爸妈很快被邻近的居民和泳客带走收养,留下一对孤雏。他每天当值,都带点猫粮及乾净水,放在小碟,摆在一对小猫的“小地盘”。猫女天性爱“嗲”,每次听到阿健“喵喵”声哄逗,“她”便“秒”现身他的脚前,满足地享用猫粮。日子久了,小猫女已对这位肌肉男放下戒心,即使不是用餐时候,“她”都走近更亭让救生员抚摸,更亲暱地以小头颅轻撞阿健的小腿逗着玩。海、沙、救生员、小花猫,缔造一幅悠然温馨的画面,增添西贡海滩的情味。

  流浪小猫女不单是阿健的玩伴,亦是他的“心灵鸡汤”。阿健自小立志当消防员,惟由18岁起投考,屡次落选;他投考其他纪律部队,都屡战屡败。正当阿健在海滩更亭望着大海,心情低落时,小猫女总是机灵地走到他面前表演滚地沙,俏皮的动作,逗得阿健将烦恼郁闷都抛诸脑后。流浪小猫的活力,让阿健领悟到街头生命的顽强,觉得他投考失败的挫折,只小如海滩一粒细沙,“呢处有野狗,打起风,环境恶劣,猫猫好叻,咁多年都无事,生活得好好。”

  第二幕:“她”患癌了

  2009年阿健终于成功当上消防员,他仍念念不忘“海滩女伴”,八年来每周都抽两日空闲,专程探探小猫女,风雨不改。好景不常,上周小猫女被发现颈部受伤,奄奄一息横躺沙滩上,阿健接获旧同事通知,立即送猫女到西贡动物诊所急救,验出猫女患癌。“颈部伤口,可以联针,最糟糕有肿瘤,今次可能好唔番。”大男孩的眼泪夺眶而出。

  阿健心痛,他十多岁时,照顾他的嫲嫲被肺癌夺走,当年阿健年少,爱莫能助。现时阿健当上消防员,以拯救生命为己任,更不忍生命在他眼前消失。他说,2011年猫女的胞兄“阿猫”被野猪袭击受伤,他当时亦送“阿猫”到动物诊所急救,“阿猫”经两个月治疗后康復,交由朋友收养。面对猫女濒临死亡边缘,阿健说,“人受伤、有病,仲可以靠自己去医院,动物受伤,无人理就无人理,好无助。”

  第三幕:寒流下的别离

  眼见猫女饱受癌魔折磨,阿健叫记者不要让“她”受苦的样貌入镜;猫女的痛苦呻吟,令他忆起当年在床榻饱受癌魔折磨的嫲嫲,“我害怕生离死别,呢一刻来临系好痛,对自己咁有感情嘅生命,佢受苦,佢唔舒服,我好想医好佢,心痛过自己受伤。”

  阿健说动物寿命比人短,他不想再“二次”心痛,故从不打算养宠物。

  正当阿健要抉择是否为猫女选安乐死,忽而传来佳音,小猫女用了新肿瘤科药物奇迹好转,两周前出院,寄居于阿健朋友家中。可惜,阿健始终要面对与小猫女生离死别结,才不过数天,寒流袭港,猫女突然离世,“佢见到我最后一面……”电话传来阿健低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