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众志”改名换姓也改不了“暗独”本质/方靖之

  “香港众志”周庭参加立法会补选被DQ,再次表明所有主张“港独”“暗独”的政党组织,在香港政坛都没有生存空间,有关人士不能参选及出任公职,该组织亦不能註册,这显示中央对于打击“港独”势力绝不手软。此举显然大出“香港众志”等人所预料,“发梦都想做议员”的黄之锋之流更加大惊失色,原因是他们投身政治目的就是为了参选,为了丰厚的议员薪津,现在因为“自决”主张断了参选之路,等如断了他们米路,令“香港众志”面临泡沫化的结局。毫无疑问,这次DQ击中了“香港众志”的要害,令“众志”几乎一铺清袋。

  面对前路茫茫,黄之锋、罗冠聪表面说无畏无惧,罗冠聪甚至指自己已打消再参选的念头,但实际上他们当然不愿意放弃议席。继早前静悄悄将其网页有关“自决”的字眼删除之后,罗冠聪、黄之锋日前亦表示,须再商讨前路如何调整方向,包括应否转型为压力团体。

  有反对派人士更建议可以将“香港众志”改头换面,以避过DQ的命运云云。

  “借尸还魂”图骗公众

  罗冠聪不是说已经打消了再参选的念头吗?这样他们又何必将“香港众志”变成一个压力团体,甚至另起炉灶借尸还魂呢?如果他们不是恋栈权位,又何须想方设法要保住参选资格?然而,将“香港众志”变成一个压力团体,并没有改变其本质,也没有改变其主张“自决”“暗独”的路线,就算“众志”不是政党,也依然是一个“暗独”组织,在香港依然没有参选的空间,也不可能正常註册,所以将“众志”变成压力团体企图避过DQ只是徒劳。

  至于将“众志”解散,由黄之锋、罗冠聪、周庭等人重新成立一个政党组织,在政纲上也不再提出“自决”主张,这样是否让他们可避过DQ的命运?恐怕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一个政党归根究底也是人所成立,“香港众志”的“暗独”主张,也是由一众组织核心成员所决定和撰写,就算没有“众志”,这些人同样属于“自决派”的一员。更重要的是,评断一个人是否遵守基本法、有否“港独”“暗独”主张,主要看他们以往的言行和所作所为。周庭被DQ,固然与她是主张“自决”的“众志”核心成员身份有关,但同时也与她以往的言行和所作所为,显示她主张“自决”,违反基本法相关规定有关。这样,就算她不是“众志”成员,参选也同样会被DQ。因此,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就算真的将“众志”改名换姓,也改不了其“暗独”本质,自然也没有参选的资格。

  黄之锋、罗冠聪为了保住参选权、为了立法会的丰厚薪津,政纲可以删除、“众志”可以转型,甚至连党都可以不要。然而,“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可以容许反对派存在,甚至较为激进的反对派政客都可以容纳,但在国家主权的问题上、在关系“一国”和国家领土完整的问题上,并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香港众志”作为一个新生的政党,本来有很强的可塑性,它可以成为温和反对派的一股重要力量。这样,以黄之锋等人的人气,要成为立法会议员相信并没有多大问题。

  旁门左道 自取其辱

  遗憾的是,黄之锋等人却选择走歪路。在“旺角暴乱”之后,黄之锋等人眼见“港独派”貌似声势浩大,为了开拓“港独”支持者票源,遂自作聪明的提出所谓“自决”路线。他们当时可能并未意识到“暗独”问题的严重性,又或是心存侥幸,以为政府不敢动真格,但此举却将“众志”一众送上了一条“港独”的不归路。在这次补选中,特区政府果断把关,正式断绝了“众志”的议会之路,令“众志”遭遇重创,对此,黄之锋等人要负上最大的责任。

  他们现在将矛头指向特区政府以至中央政府,宣称当权者要与一代青年对抗云云。这种说法不但无理,更是可笑。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在主权问题的立场是一以贯之,且绝不容许分裂国家的“港独”“暗独”人士及政党参选,这条界线是很清晰,只不过是有人心存侥幸。这也是国际惯例,例如美国政府亦不会容许不遵守、承认美国宪法的人参选。在上届立法会选举DQ梁天琦等一众“港独”“暗独”参选人,已经发出了十分清晰的信号,但黄之锋等人仍然要走上“自决”的不归路,这又能怪得谁?黄之锋自己不检讨其“自决”主张,反过来归咎依法办事的选举主任,又如何令市民认同?

  黄之锋、罗冠聪以至“众志”一众如果希望将来可以参选,首先是要真心改弦易辙,放弃其“自决”主张,拥护基本法和香港特区,并且以实际的言行令选举主任相信他们是真心放弃违反基本法的主张,而不是一味依靠转型为压力团体、改名换姓、借尸还魂等旁门左道伎俩,他们只要一日不放弃其“暗独”本质,想参选也只是徒劳。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