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治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杨鸿岳

  从特朗普执政一年以来颁布实施的政策来看,其中不乏针对中美关系发展的内容,尤其是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家防务战略报告和特朗普首次富有挑战性的国情咨文演讲,内容直接针对中国定位的字眼屡见不鲜。作为世界上政治体制健全并先进的美国来讲,特朗普并没有遵循以往的政治经验,而是在逐步建立自己的政治体系,与其说是美国政治在主导美中关系不如说是特朗普政治在影响美中关系,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观察和思考的问题。

  第一,特朗普政治对中美经贸的影响

  从特朗普执政以来颁布的政策来看,并没有脱离竞选游说时承诺,28个竞选承诺阶段性逐步兑现,承诺兑现率已超过奥巴马在任时的31.1%。作为商人来讲,可以说特朗普是一个讲诚信的商人,作为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党交替执政的美国政体来讲,国家元首的个人政治评估与决策势必会对中美双边关系产生一定的影响。特朗普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领导者,梳理中美关系是必不可少的工作,而中美经贸问题是其重新规划调整中美大国关系的切入点。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的腾飞备受世界瞩目,商人灵敏的嗅觉洞悉到中国的强大或许会带来对美国的地位冲击。在“美国优先”精神纲领的指导下,特朗普的一系列决策会紧紧围绕重振美国经济而展开,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必定成为美国经济发展最理想的对象。

  中美经贸发展的方式无非有两种,一是合作,二是制衡。经歷了美国商界摸爬滚打并阅歷了从山峰到谷底大起大落的特朗普,无疑是选择了后者。不倾向均势战略思维的“倒朗派”更倾向于双边而非多边合作,这样会更加增强话语权。

  美增加中国投资壁垒

  特朗普以经济为切入点至少进行了以下三方面的战略布局:

  一是增加中国在美国投资壁垒。特朗普当选之初的“特马会”看似中美经贸合作的开门红,但伴随着阿里收购速汇金的失败而告终,在万物互联的时代,资讯安全成为了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的强大依据。起源于欧洲发展强大在中国的电子商务和解决一百万美国就业人口的计划,没有穿透特朗普政治壁垒。重建美国国内基础设施而增加蓝领工人就业机会,也是特朗普的重大举措,中国在铁路、桥樑、隧道、机场投资建设的优势,被特朗普筑起的“美国製造”藩篱阻止,这都是美国增加中国在美投资壁垒的具体表现。

  二是特朗普的供给侧改革。美国国内经济问题依旧脱离不开供给与需求双方面的原因,做过地产商的特朗普深知盖房与住房二者供需之间的关系。美国大量的贸易进口满足了国内的产品需求,需求大于供给成为了美国经济的主要表现。特朗普减税的主要目的是增加国内就业,也许借鉴了导师列根的供给革命的经验,此时的美国经济与冷战时期具有相似之处,美国政府二十万亿美元的国债加之巨额财政支出与国内经济增缓都使得特朗普捉襟见肘,似乎中美贸易成为了特朗普供给侧改革的撒手锏。

  三是舆论宣传的诋毁。美国务卿蒂勒森访问拉美前夕在其母校德州大学的演讲中,毫不忌讳地将中国视为拉美的新帝国主义列强。帝国主义这个词并不陌生,这是中国对西方列强的称呼,现在反而被美国冠以新字强加于中国头上,真可谓美国对中国文化的温故知新,这是美国释放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强烈危险信号。美国打了一手舆论宣传好牌,面对美国政府巨大的财政赤字,舆论宣传是最为经济节约的手段,但这种赤裸裸的方式显得简单粗暴。拉美作为美国的后花园在地缘政治上与美国不可分割,这种利用直接诋毁阻止中拉经贸的做法势必凸显美拉之间的政治危机。

  再渲染中国威胁舆论

  第二,特朗普的下一步战略计划

  特朗普将中美关系作为国家战略的重中之重,中美关系的复杂多变将在其任期内持久存在。中美关系是特朗普政治的核心内容,试讨论其下一步的战略计划。

  一是继续製造舆论语境。深受舆论宣传造势之惠的特朗普,善于利用媒体的力量。要谈文化歷史,美国与中国不具备可比性,从推特治国的现象来看,特朗普是一个喜欢自媒体“短平快”的总统。特朗普的幕僚团队包括家庭成员一直对中国文化进行研究,从蒂勒森的演讲中的“新帝国主义列强”词语分析,对中国文字进行了深度揣摩,加了一个新字就把一个概念扣了个帽子。不难预估,幕僚团中的中国通会继续歪曲“新”的含义,会编造出一系列“新”的故事,进行肆意传播和渗透。这是美国一贯善用的伎俩,通过编造舆论语境向世界散播,以期达到“三人成虎”的效果。

  二是选择中国转嫁美国国内矛盾。美国国内蓝领阶层的就业压力和种族矛盾冲突的升级造成国内意识形态领域分化直指特朗普执政。美国优先的旗号只能暂缓国内民众的情绪,短期内蓝领阶层得不到美国经济发展带来惠及的结果必将导致矛盾的升级。特朗普要为国内矛盾找到出口,中国则成为特朗普最佳的选择,这也是在多次报告中直指中国的原因之一。

  三是“新冷战思维”影响中美关系。面对一触即发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咄咄逼人的攻势意欲瞬间将中国排除在WTO之外。中美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贸易是两国经济的焦点,在美苏冷战中获益颇丰的美国把矛头指向了中国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中美贸易则是新冷战的主体。特朗普会选择拉美和亚太地区的国家进行结盟对抗中国经济,企图阻断中国与现有贸易国之间的进行利益链条,改变全球贸易迴圈的秩序阻断中国从拉美和欧洲之间的贸易盈馀。

  不难看出,特朗普政治直接对中美关系产生影响,中美贸易问题会继续升温。特朗普的所谓对华战略也只是以往美国政府惯用的套路,中国已经找到了在维持中美政治军事平衡的条件下,经济稳步增长的办法。“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是顺应世界发展的伟大举措。

  中国社科院产业经济专业博士、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