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春节民俗文化的岭南色彩/张 茅

  图:饮灯酒看花灯     作者供图

  在市区过年,传统气氛日渐淡薄,过节的装饰摆设局限于商场,街上店舖休假,反而不如平常热闹。过一个傅统的春节,到新界围村吧,村民保留新年习俗,饮灯酒,抢花炮,人群攒动,场面热闹。

  锦田的三大围村,以吉庆围名气最大,当年英军入侵新界,遭到乡民反抗,以锦田村民最为激烈,几经搏斗,英军始攻陷吉庆围,恼羞成怒,将围村的大铁门拆去,运返英伦作战利品展览,许多年后,在香港索求下始物归原主。吉庆围村民歷来保持传统的民族观念,饮灯酒是围村保留至今的新春活动,锦田三条围村视为每年盛事,流传至今。

  饮灯酒是族人子孙繁衍的盛事,年内添丁的村民,藉新春大日子在祠堂祭祖,到大庙祭祀,并在祠堂“添丁上灯”,把一盏花灯送到祠堂,高高挂起来,灯火长明,将喜事告知祖先,村民饮宴时赏花灯,花灯上写上名字,便知道谁家年内生了孩子。饮灯酒在祠堂设宴,满堂吉庆。

  灯酒场面温馨热闹,富裕之家鲍鱼粥款待亲友,一般人家以“咸鬼仔”款客,所谓“咸鬼仔”,是萝蔔腊鸭煮粥。灯酒的“灯”与“丁”字谐音,“饮灯酒”许是“饮丁酒”,昔日农业社会,丁是家中的劳动力,添丁意味家中将来有新的经济支柱。

  传统的饮灯酒由年三十晚始,家中妇女忙个不停地炸煎堆油角,香气四溢,拜祖先是男人的责任,门外挂起长明灯,由少年看守,免被吹熄。长明灯寓意子孙世代兴旺。年初一吃斋的风俗在新界乡村保留,初二才吃荤。

  新界乡间新春活动到正月十五元宵是高潮,过后,新年告一段落。元宵节祠堂挂花灯,添丁人家都要“出灯”,莲藕灯、慈菇灯象徵男丁,扎作精美,村民晚上到祠堂观赏,看哪一户的灯最大最好手艺。

  初一至十五,新界乡村必有喜庆活动,村民共乐。粉岭围彭族村民在围前空地搭戏棚或神棚,举行春节仪式,元宵早上有一场抢鸡毛活动,较为罕见。抢鸡毛之前,先从神棚拿一隻公鸡,转到围村大门阁楼,当众拔去鸡毛往下抛,门前的村民向鸡毛涌去,争作一团,抢夺鸡毛,抢到的人欢喜若狂,如得珠宝。原来还有下文,接着的活动是“陆上行舟”,由村民组成的“扒船仔”开始巡游表演。夺得鸡毛的村民即回家等候“扒船仔”经过家门时,将鸡毛及一些“垃圾”放在纸船运走,寓意不好的都走了,新年好运到来。户主则派利是给“扒船仔”的人。扒船的人有携船的,有收利是的,有负责开路的,多由村中大孩子组成。

  “抢花炮”比上面提及的活动更紧张刺激,村民齐出观看,场面哄动,喧闹不止,最能聚众的习俗。

  新界每条村有自己的“花炮会”,按规定一般有十五座花炮。住在市区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花炮,又是花又是炮,什么样子的?花炮是扎作的民间手工艺,似中秋的花灯。每座花炮用纸扎作出花鸟人物,栩栩如生,手工独特,每座花炮高于人体,抢花炮当日,十几座摆在祠堂前的空地,很有阵仗,村民纷纷观看,互相比较那一座精美。每座花炮订出不同的炮金,有数千元、上万元、数万元。抢到一万元的花炮,得到一万元现金,一年之内分期偿还,有些人家为炮金去抢炮,利用这笔钱创业;之称为花炮,因为与火炮有关。

  抢花炮是围村新春盛事,各村当作一件大事,派出精壮的、孔武有力的村民参加,抢夺过程与榄球赛有些相似。放花炮用一个藤圈套在烟花上,燃点烟花,烟花向上冲,将藤圈弹上高空,当炮声一响,抢花炮的壮丁向藤圈方向一拥而上,互相争夺,几十人互相碰撞,抓到藤圈若拿不稳,仍有可能被抢去,争夺的场面激烈,四周的村人吶喊助威,成功夺得藤圈的受到英雄式呼喊。

  抢花炮堪称很好玩的运动项目,凭敏锐的判断及敏捷身手赢得,过程充满紧张刺激,是村中青年大显身手的场面,争着参加,观看的村民全情投入,捧自己人,有时因争夺而口角,发生打架;多年前,村中父老决定改变游戏规则,将抢花炮的方式以抽籤代替,避免身体碰撞伤和气,长洲每年一度太平清醮抢包山,也一度由抢改为派,失去传统风格与吸引,后来又改回原来抢的方式。

  花炮共十五炮,从中去第九炮,避开“九流”的贬语,将第四炮作主炮,抢得第四炮的人,旺丁旺财。

  以上的的春节习俗,流行于顺德、番禺珠三角一带,与岭南文化一脉相承。

  爆竹一响除旧岁,自昔日港英政府禁烧炮仗后,新界春节典庆祭祀期间偶闻炮仗声,村民守法免烧炮仗。澳门春节却可在指定地点放鞭炮,保持传统节庆气氛,照顾到安全又保留传统习惯,处理比本港较有弹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