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桥下夜泛舟/姚 船

  一轮明月,把光的碎片撒在湖面。微风中,波光灧潋。一隻小船,载着几个青葱少年,在中山公园的九曲桥下悠游。微划桨,湖光散入涟漪,摇落星星满舟。连同朦胧的理想,洁白无瑕的友情,深深刻印在少年的脑海中……

  半个多世纪前那一幕,我至今记忆犹新。

  九曲桥,是故乡城市留在我心目中一张亮丽明信片。读小学时候,每听老师说要带我们去中山公园游玩,十分兴奋。公园四面环水,一条椭圆形的小溪像吊环般把它圈住,挂在宽阔的韩江上。两座桥横跨溪流,把中山公园与大马路连在一起。

  公园很大,正门矗立着高大的牌楼,上面刻有“中山公园”四个大字,背面则有孙中山先生笔迹的另四个大金字:“天下为公”。公园里树木、花草繁茂,还有一个湖,湖上挺立着壮观的九曲桥。九曲桥水泥建筑,十分坚固,曲径向阳,在第五曲处有个檐角腾飞的大亭,两旁各有一个略小的。绿色琉璃瓦和红色桥栏,在阳光照射下特别显眼。蓝天绿水,桥身与倒影互相辉映,令人心醉。

  到了中学,学校刚好与中山公园一水之隔。我们不仅可以常去里面玩,有时上体育课,老师还叫大家排好队到公园,沿着堤围跑步。不时能望见喜爱的九曲桥,脚下的步伐似乎更坚实有力。我们一群在班里年龄较小的同学,常约好周末到中山公园去,爬假山、踢足球,累了就到九曲桥上的亭里休息,看湖面上小艇游弋,看海鸥在半空飞翔。就这样,课堂结下的同窗情谊,无形中更增添一层纯朴友情。

  大家坦诚相对,毫无隔阂。读书学习、课外活动,都融为一体。也许,正是在这种朴实、温馨的氛围中,令我这个远离家人的少年人从不感到孤单寂冥。

  记得有一次,参加班际足球比赛,扭伤了脚。起初不觉得怎样,晚上还到一个同学家里,加工两人合作的木製起重机模型,准备参加学校举办的展览。等到要离开时,才发觉右脚踝肿得通红。

  那时不要说汽车,一般家庭连自行车也没有。我勉强挪步,脚一踩地痛得直咬牙。同学见状,执意要搀扶我回去。我坚决不依。后来,他拔出扫帚的把子,让我当枴杖用。

  昏黄的路灯下,行人稀少。那一段平时只需十五分钟的路,我一拐一拐用了半个多钟头。虽然很累,但心里没有一丝痛苦和抱怨,小小木棒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力量。第二天上课前,几个同学联袂到宿舍来,几乎是把我抬到教室,等下了课又扶到校医室敷药……那情那景,每每与国内旧同学通电话忆起,大洋两岸都会同时发出呵呵、哈哈欢快的笑声。

  初中毕业,不少同学约好填同一志愿。统考完了,等待放榜的日子最焦心。那天晚上,几个同学约好一起去中山公园湖边照相馆照张相。不巧,照相馆关门了。紧邻的游艇处却开放。不知谁提议,租船游一游吧。大家遂凑钱拿桨下水。

  月色澄明,空气清凉。岸上点点灯光,水面光影摇曳。小船在九曲桥的倒影中轻轻滑动,多美妙的夜晚!没有多少言语,在这万籁无声的时刻,浓浓的友情浸润在璀璨的夜色中。

  放榜了,我们班几乎一半被录取进原校的高中部。几个要好的同学又在一起度过了三年亲密无间的校园生活……

  一晃五、六十年。大家从天真少年变成耄耋老者。岁月在脸上刻下深深浅浅的沟壑,皱纹织成的网完全遮住了往昔青春焕发的脸庞,却未能盖住心中那份珍贵的友谊。

  美丽的九曲桥,不但见证了我们那段难以忘怀的青葱岁月,还时时警醒我这个海外游子,人生的路,曲曲折折,绝非坦途,不管何时何地,都要勇敢坚定地走下去。啊,故乡的九曲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