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胄画狗及其渊源/爱 玲

\

  图:黄胄笔下的狗活灵活现     作者供图

  黄胄(一九二五─一九九七)先生是著名中国画大师、美术理论家兼收藏家。他发起建立中国第一座大型民间艺术馆──炎黄艺术馆,其作品《洪荒风雪》、《巡逻图》、《丰收图》、《群驴图》、《百驴图》、《动物写生》、《苹果花开的时候》、《喀什噶尔速写集》、《黄胄速写集》、《黄胄作品选》及《黄胄书画论》、《黄胄谈艺术》等等,享誉海内外,影响广远。香港嘉德、苏富比、保利三家拍卖行都成功拍出过黄胄画作。二○一三年十一月落槌的北京保利秋拍,黄胄遗作《欢腾的草原》更以一点二八八亿元夺得当年全球中国书画拍卖之冠。

  众所周知,黄胄的“驴画”很有名,一九七五年他曾在一张七米长画卷上绘出四十六头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毛驴,大获追捧。他缘何能将驴画得如此出彩?原来“文革”落难时他曾与驴相依为命,毛驴成了他的好友,画驴遂成他的最爱。

  其实黄胄也擅长画狗,他笔下的狗形象逼真十分可爱。黄胄的狗画有《狗》、《小黑》、《战友》、《回望》、《双狗图》、《灰与黑》等等。每一幅都意高笔神、墨趣可爱,充满生活情趣。我从黄胄许多经典巨製中见到一隻或多隻活灵活现的狗狗,使画面大为增色。

  画坛素有“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画花难画叶,画树难画柳”之说,画狗并不容易,黄胄也曾言:“画兽难画狗,而宋人画狗甚精能,明以来竟无高手,清郎世宁虽能,终非神逸之笔。”郑板桥画竹、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著名画家李可染先生则赞赏黄胄画狗是“天下第一”。

  黄胄缘何喜欢画狗,而且画出“天下第一”?根本原因是他真心爱狗,黄夫人郑闻慧曾讲过一段感人故事:一九五四年青藏公路通车时,二十九岁的黄胄以随军记者身份随同中央慰问团飞临拉萨。一日他正在驻地写生,忽见一隻无精打采的流浪狗,他顿生恻隐之心,想像这条狗一定为藏区安宁付出过精力,现在病了,不能抛弃牠呀,遂将牠带回自己住地好生饲养起来。没多久,这隻病狗居然康復了,黄胄外出写生牠就跟在身边,彼此渐渐有了感情。结束西藏採访后,黄胄要返回兰州部队。当时拉萨没有机场,须到日喀则搭乘航班,启程前黄胄恋恋不捨地餵了牠一顿美餐,留足了食物和饮水,把牠拴好才离开。

  岂料黄胄乘车抵达日喀则机场,那隻狗竟然又出现在他面前!原来,黄胄走后,这隻小狗就使劲挣断绳索,跟随黄胄乘坐的吉普车一路飞奔二百六十四公里从拉萨一直追到日喀则,牠泪眼汪汪望着黄胄,黄胄感动得泪眼婆娑,一边拥吻牠一边高喊“仁义啊,仁义!”飞机要起飞了,黄胄无奈将这隻小狗託付给机场的同志,才依依不捨登上飞机。从此他深深爱上了狗,也钟情于画狗。他将自己对狗的深情与挚爱倾洒在画幅之上,所以他的画作才那么生动、感人。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是忠诚、仁义、勇敢的象徵。我们进入戊戌狗年,义犬迎新、狗年求旺,重温黄胄先生笔下充满神采、憨厚可掬的狗狗,别有情趣和感慨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