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自在 意不磨

  图:饶公传记《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  资料图片

  ──以饶宗颐生命精神悼念饶公/陈韩曦

  二○一八年二月六日清晨,我打开手机,看到饶公二女儿饶清芬小姐发来的微信:“韩曦:教授昨晚十二时许睡觉离开我们了。”此刻,我泪如泉涌,几乎不能相信这传来的噩耗。就在两天前,我才同饶公约好八日一起聚会,想不到这竟成诀别。当天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赶到香港饶公家中悼念饶教授,在灵堂的弔唁留言簿上写下“饶公风范,永垂万世”以託哀思。面对遗像中饶公慈祥的笑容,我泪眼朦胧,往事歷歷在目,回忆触手可及。

  饶公独特的生命精神让他早已参透人生精髓:放下、看破,一切随缘,得大自在。由于自小独好释氏书,饶公对佛家所说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理解透彻,认为世事消长十分平常,深知人之得失之道,“得”是机缘偶合所造成,“失”则理所当然。二○一一年十二月《饶宗颐集》在花城出版社出版,我在书中收入饶公所写的《金字塔外:死与蜜糖》一文,文中他大胆道出把死看做蜜糖。饶公从埃及《死书》这一本不易读懂的天书中,通过波斯诗人对死的看法,联想到中国人的生死观。他分析,儒家撇开死而不谈,曰:“未知生,焉知死。”而庄子的生死观是一种等生死的生死观,把死看成“生的一条尾巴”而已。死在中国人心里没有重要的地位,可能会造成过于看重现实、只顾眼前的极端可怕的流弊。二○○八年十月,饶公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参加“陶铸古今──饶宗颐学术艺术展”,我和他同住北京宾馆,在一次喝茶清谈中他提到:“人最忌讳‘死’与‘四’的谐音,不敢面对死的挑战。死在中国人心里至今仍没有位置。这样造成过于看重现实只顾眼前。中国文化的生死观最不懂的是什么是‘死’。连研究死的问题的勇气都没有,人的灵性差别之大就是如此。”老年的他对生命的态度更趋向释家的“无我”和“无常”,正是看淡了生死,而今,饶公心无挂碍安详自在地驾鹤西游,去安养世界履行“他生愿作写经生”的诺言。

  二○一二年饶公授权我按清人仇兆鰲评註杜甫诗词的做法,评註他于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清晖集》诗词。在饶公诗作中,我发现许多佳句都透出一种对生命精神的独特感悟,最为著名的是“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这是饶公的人生态度和追求。“不磨意”,就是中国人讲的“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中流”,即在水中央、大潮之中,“自在”则是指独立的精神,以有限的人生在无限之中存在的一种精神,这寥寥十字成为饶公一生的座右铭,成就了二十卷巨著《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十二本《饶宗颐艺术创作汇集》和十二本《饶宗颐书道创作汇集》,这些书的质和量都是厚重的。饶公的学问能博大精深,取决于他扎根神州大地的“中国价值”,立足五千年传统的“东方智慧”使他对中华文化充满自信,他一生夙愿就是中华文化的復兴,让中华文化在世界文化之林中再创辉煌,这一直是饶公想要实现的中国梦。

  从上世纪五○年代开始,饶公于英、法、美等地讲学,授道解惑,西方许多著名的汉学家如汪德迈、屈志仁等都是他的学生。自一九四六年至二○○四年,饶公在学术研究上就有五十项创新,他是提出“海上丝绸之路”这一概念的第一人。那时的他早已将中国文化、艺术带到西方世界去,让西方人认识了中国。自一九八○年饶公在日本东京举办首次个人画展后,先后在法国、韩国、澳洲、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举办过各种画展。最远的一次展览是到澳洲塔斯曼尼亚,我见证了饶公在澳洲塔斯曼尼亚美术博物馆前立下一条木桩,并为自己书写的“众妙之门”揭幕,该景点现成为饶公将中国文化带向全世界的一个标誌。

  二○一七年即使已经百岁高龄的饶公仍没有忘记肩上重任,前往法国巴黎为“莲莲吉庆”荷花书画展的世界巡展揭幕,这是饶公生前最后一次出席的国外展览。从二○○三年起,我随饶公到过澳洲、越南、澳门等国家和地区,到过北京、上海、杭州、敦煌等地,参加过饶公在全国各地举办的许多“学、艺”展览,所到之地随处可见他传播中华文化的足迹。

  饶公独特的生命精神更体现在他的爱国爱乡情怀,晚年的他将自己多年锲而不捨创作的艺术精品捐给国家,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西泠印社、天一阁、敦煌博物馆、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广东美术馆、广州饶宗颐图书馆、潮州饶宗颐学术馆都是受赠单位。作为饶公的同乡,我最了解他对故乡潮州的一往情深,他在推动潮州市文化建设发展上不遗馀力。一个半月前,我致电饶公邀请他为家乡题匾,他听后立即应诺,以百岁选堂题写“笔架山潮州窰遗址公园”十个大字,并于一月十六日亲嘱大女儿清绮、二女儿清芬将匾额送到潮州。潮州宋窰文脉在饶公笔下得以绵延传承,此绝笔杰构成为饶公巅峰之作,也是他留给家乡父老乡亲的最后礼物。饶公一直力倡“潮州学”研究,他为潮州文化走向世界,提升潮州知名度做出重大贡献。经饶公大力倡导,国际“潮州学”研讨会已经先后在香港、汕头、潮州、揭阳、澳门等地举办,随着“潮州学”的影响和研究不断深入,他期望的潮汕文化研究成果,正在变为现实。

  作为饶公传记《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花城出版社,二○一五年)的撰写者,让我最钦佩的是饶公一生“久久为功”的奉献精神,“当捐小我”成为他生命精神的主旋律。二○○二年饶公第一次书画展拍卖作品收到港币七十万元,当听到家乡贫困山区的孩子没有教室上课时,他立即取消了购房的计划,把全部款项捐给潮州归湖镇建小学,自己继续租房居住。多少年来,每当国家有难时,他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支持祖国。二○○八年五月汶川大地震,他是第一个拿着港币二十万捐款到香港中联办的人,当他从电视新闻中了解到汶川地震灾情十分严重时,又把他自己的巨幅作品“大爱无疆”捐出,募得港币五百万悉数支持灾区;同年八月八日,庆祝饶宗颐教授九十五寿诞晚会于敦煌博物院举行。宴会进行一半时,我在手机 看到甘肃舟曲遭遇泥石流严重灾害,随即贴到饶公的耳边将消息告诉他。饶公立即要求主办方提前结束晚会并当场捐款人民币一百六十万给灾区。为保护敦煌国宝,饶公带头拍卖自己的十幅书画作品,筹得港币一千三百一十六万元支持敦煌博物馆用于莫高窟的维护。

  多年跟在饶公身边,我知道他做了许许多多利国利民之事,我多次想请媒体进行报道,然而,淡泊名利的他总是对我说:“我所做的是一点小事,不值一提。”桃李不言而成蹊,饶公就像水一样利万物而不争,这位“天人争挽留”的泰山北斗,充满童心和蔼的百岁老人,人们会永远缅怀他为社会、为人类所作出的巨大贡献,饶宗颐大师风范永垂万世!

  附輓饶教授诗一首(用杜公追酬高蜀州诗韵):

  优昙花咏无人作,南饶北季伤殂落。

  证据三重只清谈,清晖馀韵忽成昨。

  呜呼梦醒多感慨,夜花晨萎何寥廓。

  老子想尔劳寻遍,殷墟甲骨费搜略。

  异域风光空烂熳,遂尔离尘已冥寞。

  丹青白描步云林,白山黑湖失雕鹗。

  儒莲至今谁堪论,回首沧桑歌尚存。

  万壑冰弦声声似,琴禅合一洗乾坤。

  死生非远理难睹,凡夫妄执生迷奔。

  往事如烟悲幻化,挥涕何处觅吾门。

  石窟经卷久散乱,蒙公续论定为尊。

  邻笛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与招魂。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