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恩布尔访美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张腾军

  2月21日,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开始访美,一扫2017年初与特朗普通话事件产生的阴霾。美澳领导人重申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但表面友好难以掩盖内在问题,美澳关系难一帆风顺。

  同盟关系再保证口惠而实不至

  与其他西方国家元首访美相比,特恩布尔此行是少见如此顺利的一次。在特朗普上台后,美澳关系一度出现起伏,澳洲对特朗普要求盟友承担更多防务责任的说法不满,担心“美国优先”战略会导致美国退出印太地区,从而有损地区权力平衡与稳定。特朗普政府将澳洲视为美国重要的地区战略支点,希望借助澳洲稳固美国在南太地区的军事存在,以继续进行离岸平衡。近年来,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稳步增强。为深化同盟关系,特朗普任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为驻澳大使,并特地将一艘将在澳洲建造的战斗舰命名为“堪培拉号”。在“成果丰富”的访问过后,美澳同盟似乎重归于好。

  不过,两国对同盟关系的强调主要停留在口头上,未达成具体成果,表明双方对未来合作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特朗普与特恩布尔就朝核与南海问题共同表达了关切。但在特朗普多次提议美澳在南海联合巡航以确保“航行自由”时,特恩布尔并未给予正面回应。在访问结束之后,澳洲外长毕晓普甚至就此表达不满,认为美国无权对澳洲发号施令。尽管澳洲视美国为本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但其显然不想沦为美国的军事工具。

  经贸合作成果有限、分歧未决

  经贸合作是特恩布尔此行的重头戏,为此特恩布尔携政商代表团伴访。两国就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发展数字经济等方面合作达成了共识,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对在美国、澳洲及印太地区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前不久公布了重建基础设施的庞大计划,澳洲对此表达兴趣。美、澳、日、印正在酝酿一个联合基础设施计划,以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这一计划若出台,将有助于提升澳洲在区域经贸合作中的地位及深化与美国的经贸联繫。

  然而,美澳所达成的合作多是意向性协议,离具体落实还有很长距离。在特恩布尔较为看重的TPP问题上,特朗普延续先前基调,尽管不排除重返的可能性,但猛烈批评TPP“非常糟糕”。经过与特朗普的会谈,特恩布尔暂时放弃了说服美国加入的想法。他承认美国短期内加入TPP的可能性不大。特恩布尔甚至还为特朗普辩解,认为他曾做出退出TPP的竞选承诺,因此上台后兑现承诺也可以理解。双边成果的务虚性质与多边共识的落空,使特恩布尔此行大打折扣。

  遏华联盟尚未成气候

  在特恩布尔访美前,外界普遍预期中国将成为两国元首讨论的重点话题。回顾美澳过去一年的对华言行,可以发现两国在中国议题上正迅速走近。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澳洲外交政策白皮书均将中国视为潜在威胁,两国国内均出现指责中国通过学术机构和留学生影响本国内政的声音,而特朗普与特恩布尔均对华说过狠话引发外交摩擦,诸多的相似点促使观察家相信特恩布尔此行是要构筑遏制中国的联盟。

  或许是了解到外界对“澳洲是否会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的讨论,或者是基于中国作为澳洲最大贸易伙伴的理性评估,抑或只是一种临时性的策略调整,特恩布尔此行大谈中国崛起的积极意义,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呼吁摒弃冷战思维。特恩布尔甚至还主动当起和事老,用亲身经歷证明中美两国元首非常清醒、坦诚且互相尊重。

  与实力超群的美国不同,澳洲一直陷于在大国之间周旋的困境,复杂心态一览无馀。澳洲一方面对中国的快速崛起存有疑虑,希望借助美国力量进行平衡;另一方面又倚赖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经济,不愿完全倒向美国。因此,其像一个钟摆一样在中美之间来回摆动。但玩大国平衡的游戏并不容易,澳洲显然不是那个最出色的学生。中国人常说听其言观其行,只希望特恩布尔能言行一致,多做有助于中澳友好的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