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里的美食/陆小鹿

  我们这一代人,很多是看着港片长大的。青春记忆里少不了一间录像厅。男生们穿着军大衣,带着心爱的姑娘去看《英雄本色》、《纵横四海》、《秋天的童话》……那时候大家的偶像,也出奇的统一,无外乎周润发、钟楚红、张国荣、张曼玉……

  男友因为港片,爱上了香港这座城。大学毕业后,申请去了香港工作,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第一次去看他,他带我去了浅水湾、太平山、海洋公园,两个人坐在维多利亚港湾吹着海风聊天,白衣飘飘的年代,现在想来,好怀念啊。

  但那次香港之行,我回来后念念不忘的倒非景点,而是香港的美食。忘不了油麻地街边小餐厅的腊味煲仔饭,我吃完一盅第二天又跑过去吃一盅;也忘不了铜锣湾一杯沁人心脾的冻柠七;还有许留山的芒果西米露,那时,甜品店在内地还很少见。金黄色的芒果,雪白晶莹的西米露,吃得我当时就不想走了。味觉的记忆往往比视觉更深刻。后来,再看香港电影,我对片中的美食就格外留意。

  王家卫有一部作品叫《重庆森林》,金城武在里面饰演一个失恋男子,从分手的第一天起,他每天买一罐五月一日到期的凤梨罐头,只因为凤梨是前女友最爱吃的东西。另一个主角梁朝伟呢,喜欢给女友买她最爱吃的厨师沙律。后来,他也失恋了,经常坐在路边大牌档落寞地吃一份叉烧饭。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影响甚是深远,直到现在,每当情绪陷入低潮,我就情不自禁想靠美食来拯救。又时常自己问自己:你知不知道心爱的人最喜欢吃什么?

  说到叉烧饭,自然绕不开周星驰的《食神》。星爷的片子向来幽默搞怪,不按常理出牌反倒给人留下难忘印象。《食神》里有一道美食名叫:爆浆濑尿牛丸,台词特别搞笑。星爷形容它有清新脱俗的感觉,牛肉的鲜,濑尿虾的甜,混在一起的味道简直比初恋更加诗情画意。那濑尿牛丸的弹力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能被当成乒乓球打。夸张是有些夸张了,不过重点被划拉出来了,那就是──如何评价一颗濑尿牛丸做得好不好?关键就得看它的弹力大不大。

  而帮助星爷夺回食神旗号的,则是一碗黯然销魂饭。什么是黯然销魂饭?就是在叉烧饭的基础上,加了一隻单面煎的溏心荷包蛋和几棵绿菜心。为什么星爷觉得这碗饭是人间至味呢?原因是他在落魄之时,莫文蔚饰演的蛊惑女火鸡曾给他吃过这碗饭。由此看来,美食是情感的承载品这话一点没错,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也忘不了妈妈的一碗麵或者外婆烧的红烧肉,归根到底,是因为那些美食里蕴含着暖暖的爱啊。如今,上海也开设了不少茶餐厅。有时候午餐,我会去公司附近的龙记茶餐厅吃饭,经常点的就是一份黯然销魂饭。每次吃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想起了星爷,觉得味道怎么可以这么好?

  某一天,看舒淇主演的《玻璃樽》。这个在台湾海边长大的女孩阿布,第一次去香港,心心念念的就是一碗腊味饭。甚至被朋友带去洋气的西餐厅吃饭时,她还傻傻地问上一句:“有没有腊味饭啊?”看得我想起从前的自己。真正的吃货,从不在乎场所破不破,也不在乎美食高不高档,在他们看来,美味全靠味蕾来说话,喜欢就是喜欢,没有那么多理由。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