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违背医生意愿的旅游/徐贻聪

  春节前后,我做了一次长途旅行,往返行程约三万公里,在外总共二十天。回来时,朋友看到我快乐、健康,都很高兴,我本人则更感到满意。因为此次旅游中做了一件完全违背医生决定的事情,很想告诉大家内中的情况和我自己的感受。

  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早在去年底,经过多方联络和安排,确定去同在古巴工作和学习的儿孙们一起过春节,并购买了往返机票。有一位经商界朋友知悉后,同我商量同行问题,还希望我对他有所帮助。我感到他的要求于国、于友谊都是好事,能帮多大多大的忙说不上,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便欣然同意。为此,对方亦已做好了全程安排。也就是说,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希望我给以一臂之力的朋友,都是在“整装待发”之中,我的儿孙们也当在翘首以待,希望我能如期而至。

  行前三天,我按既定预约,去往医院做定期例诊和取药,信口告诉医生我将旅行在外,可否多开几天的常用药。为我看病已二十多年的医生在检查中对我说,你肺部有炎症,心脏也有点衰竭,需要住院,建议你取消旅行。我简单思考后没有接受此项建议,因为改变行程有违我的意愿和习惯。医生有点意外,虽在病歷上特别写上“病人拒绝住院检查的建议”,但没有强求,给我开了一些药,提醒我务必要认真对待。

  按照医生的要求,我一丝不苟地服用了几天的药,还做了其他方面的必要准备和安排。随后,便按照计划登上了赴古巴的飞机。因为自我压力不大,似乎感觉还可以,精神状态满好。到了目的地,在继续服用必要药品的同时,我愉快地参加了一些相关的家庭和社交活动,协助安排并陪同朋友进行了一些关于经贸合作的会见和商谈。

  在家人和朋友的坚持下,我被他们带到一家古巴的医院。那里的医生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也建议我最好能在医院里住几天,因为肺炎没有了,但心脏还有些肥大,血糖也有点紊乱。他们的建议让我感到有些诧异,但我没有同意。见此,古巴医生给我开了几种药,嘱咐我按时服用,注意不要太过劳累。

  或许,给我的药品比较对症,还有古巴洁净的空气和适宜的温度、湿度,加上我自己在久别儿孙中及对朋友的帮忙亦有所成效中心情比较愉悦,中国医生和古巴医生说的症状从我身上逐渐消失,待到我要返回的前几天,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全正常的健康老头,大家都感到高兴和放心。在回程十九个小时的飞机上,我吃喝自如,睡眠充足,精神状态颇佳。

  我的行动违背了医生的意愿,但并非是任性,更远非是“无理取闹”,是因为有一定的自我感觉基础,还有“言必信、诺必果”信条的支撑。

  我胜利了,无需庆祝,但自己的心情无疑会非常愉快,其中的道理不言自明。

  一个个别事例,奉劝任何人都不要仿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