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赢家/邢 静

  图:电影《水形物语》(港译:忘形水)成本届奥斯卡奖大赢家 资料图片

  今年的奥斯卡奖终于尘埃落定,《水形物语》(Shape of Water,港译:忘形水)勇夺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音乐与最佳美术设计四个奖项,成为了最终的大赢家。或许有不少观众对这个结果有所质疑,但我却认为,实至名归。

  记得半年前,我刚看到剧照和预告片的时候,影片的色调跟感觉都预示着这将是一部文艺长片,海报里的鱼人也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些恐惧不安,可以说我是带着不高的期待值和较强的好奇心走进影院的。然而,结果是令人欣喜的,甚至可以说,这部电影的各个角度都超出了我的意料。电影本身情节紧凑有序,逻辑合理,人物的性格和行为几乎完美地贴合了这个故事和故事所处的时代。这种逻辑和故事上的自圆其说,让人轻易就沉浸其中。电影结束在一片掌声里,我不记得观影时长有多久,只是觉得时间稍纵即逝,观众在视觉效果跟故事内容双重方面都得到了满足。

  如今提笔来写,也依旧觉得影片精妙无比。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港译:吉拿域.戴拖路)执导的电影延续了他一贯的影像风格:怪形当道、情感探寻,诡异浪漫、反黑童话,以及恰到好处的惊悚与恐怖。但与以往不同的是,逃离出磅礴的大型臆想迷宫,这位鬼才导演这次只讲了一个简单又俗套的人兽恋故事─至少乍眼一看是这样的。

  孤独的、常被欺凌的哑女,在工作的过程中遇到了被捕获、受到暴力折磨的鱼人,二者一见钟情后决定长相厮守。哑女与同自己一样不被善待的黑人好友、到处碰壁的同性恋邻居、拥有间谍身份的科学家联手,救出鱼人,并在与恶势力的战斗中获得了永久的结合。乍听之下,这个故事似乎再罗曼蒂克也不免有些老套。但当你真正走进电影院时,你才会发现,这是一部成人童话,它将本来烂俗的剧情通过细腻的镜头映射在了冷战灰暗的幕布上。带着美好幻想,带着不恭的童心,用爱与善的水流渐渐浸入观众的心,充盈你的眼,浸没你的心,最后,这一股股的水波折射出爱的纹路,使观影的每一位,都为这天方夜谭所沉醉。

  《水形物语》将时间设定在上世纪美苏争霸的严峻气氛下,通过秘密试验基地的舞台,用阴冷色调讲述了一件充满温度的怪谈。哑女、鱼人、基佬、间谍,这些隐匿在黑暗的角色充当这部戏的主角,在这篇直抵原型的童话中,不加任何修饰的表达着情欲与对爱的祈求。而阴冷的时代背景,使这一切又变得不可思议、充满奇幻,哑女用一枚鸡蛋接近了鱼人的心,又同时用在寂寞空虚中酝酿已久的爱击溃了那个时代。当哑女堵上门缝,拧开龙头,紧紧拥抱鱼人时,从两腿间的情欲满溢至心中的爱渐渐顺着水流将他们二者环绕,彼此的爱,不用华丽的语言,不用昂贵的礼物,只依借深情相拥,便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影片是美的,也是细緻的,却又一点不会让人觉得发腻,片中的情感夹杂着时代的阴翳与人格的畸零,使纯稚的爱栖身在水波中,随着一席席涌来的爱潮,将哑女和鱼人包围,也将观众包围,将观者的思维引入深海,再投入那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爱中。

  好的电影就是这样,即便是庸俗的情景,也能在细节的烘托之下,高超手法的引导之下,散发出经典的味道与美丽。不是说《水形物语》成为奥斯卡赢家就一定是完美的,而是一部用心製作的电影就值得我真诚地赞一个好。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