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江鲜宴/陆小鹿

  春节假期,去江苏南通度假,友人带我去长江边品味了一席江鲜宴,回沪已逾一周,唇齿仍念念不忘。

  南通位于长江之北,拥有数百公里的长江岸线,得天独厚的“黄金水道”使它饱享长江之赐,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江鲜品种多达几十种。友人择了园博园里的梅林春晓餐厅,她说:“这是南通城里风光最美的江鲜馆。”

  果不其然,梅林春晓位于南通马鞍山的半山腰,是一处亭阁相连的临江建筑,依山伴水,院内曲径回廊连接七个亭阁,有江南园林之感。早年,这里是清末状元张謇所建的梅宅。

  最让人惊喜的是,梅林春晓还设有露天餐位,此处江面开阔,正是观赏江景的最佳之处。站在亭台护栏旁极目远眺,秀丽的长江风光一览无馀,好美啊!友人像是懂心术,预订的便是亭台上的露天餐桌。“美景配美食,一口江鲜,一眼江景”,吹着江风吃江鲜,这才叫没有虚度人生好时光。

  梅林春晓的招牌菜是长江四鲜,在梅林春晓点餐区,可以看到许多鱼缸,各种江鲜分门别类在各自的鱼缸里游动,品种繁多,形如一个小型水族馆。在许多鱼缸中,我注意到一种样子长得很萌的鱼,看过标籤才知道,那粗略一看像隻球的圆鼓鼓的鱼原来就是河豚鱼。

  河豚鱼的大名我是早就知道的,别看样子萌,但是它有剧毒。为什么有剧毒还有那么多人禁不住诱惑要吃它?只因它的肉质实在太过鲜美。据说,丰臣秀吉因为有太多武士死于河豚毒,国力削弱,甚至颁布禁食令:吃了河豚甚至会被没收家产乃至拘留。当然如今,河豚鱼基本靠人工养殖,毒素下降,吃起来就无碍了。友人点了盘“红烧河豚鱼”,最值得一尝的是河豚的鱼皮,嚼在嘴里滑溜溜的,带着凸凸的小刺,口感很奇妙。但这种小刺不是鱼刺,是河豚鱼皮上的,是完全可以吃下去的。与红烧河豚鱼同时上桌的还有一盘米饭,米饭是特地让客人用河豚鱼汁泡着吃的。我用汤勺盛了几勺红酽酽的汤汁,搅拌进米饭,果然好吃,不用配菜就可以吃下好多饭,怪不得河豚鱼位于长江四鲜之列,的确不负盛名。

  长江四鲜的老大是长江鲥鱼。友人点了盘“花雕蒸活鲥鱼”,一条重约三斤的长江鲥鱼,卧在香气四溢的花雕酒中,用椭圆形的白色鱼盘端将上来,鱼肉细嫩、鲜美。想起张爱玲曾经说过她有人生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才女的第二恨即和鲥鱼刺有关。确实,鲥鱼刺不算少,但我吃着吃着转而又想,刺多也未尝尽是坏事,因为刺多,没法囫囵吞枣,反倒可以放慢节奏,细细品味,这算不算才没有辜负鲥鱼的鲜美之味?

  长江四鲜还有野生鮰鱼,突出江鲜最正宗最原味的烹饪方法就是清蒸白汁,梅林春晓烹饪鮰鱼用的正是清蒸白汁方法,这样就较好保存了鮰鱼的原味。鮰鱼属长江水产珍品之一,不但味美,还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更关键的是,它既没有鲥鱼刺多,也无河豚之毒素,用东坡居士的话来说,就是“粉红石首仍无骨,雪白河豚不药人”。

  行文至此,大约有读者会发问:长江四鲜里还有一鲜是什么?它叫刀鱼,因为身形细细长长,向后渐细尖呈镰刀状,故得此名。长江刀鱼最丰腴的季节系清明节前,春天是吃刀鱼的最佳时节,因而冬日江鲜宴便无缘刀鱼的身影。不过不要紧,没有刀鱼,梅林春晓还有很多其他的江鲜可以代替,印象最深刻的是,友人那天还点了一盘长江杂鱼,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长江里的小鱼混在一起,配上红辣椒,绿青椒,白蒜头,那味道啊,真是鲜得眉毛要掉下来。

  由此可见,一顿美味的江鲜宴,不但食材要新鲜、丰富,烹饪方式也是考验大厨技能的一道难题,不同的江鲜得採用不同的烹饪方式,中国美食真是门大学问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