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香江:王志民阐明香港各界准确看待修宪的三个角度/屠海鸣

  连日来,修宪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讨论的热点之一。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在参加香港代表团讨论时作了精彩发言,他从历史的角度、国家的角度、香港的角度,全面深入地阐述了修宪的重大意义,为香港各界认识宪法、学习宪法、尊崇宪法、维护宪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坐标。王志民主任的发言,以《尊崇宪法权威,把握修宪意义,坚定维护“一国两制”宪制秩序》为题,刊载于香港中联办和《大公报》、《文汇报》的网站上。笔者认为,香港各界和广大市民要学习宪法知识,有必要细细研读一下这篇很有分量的文章。

  从新时代新要求看修宪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国家稳定的基石,既不能大修大改、频繁修改,又不能僵化教条、永不修改。王志民主任说:“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宪法只有不断适应新形势、吸纳新经验、确认新成果、作出新规范,才能具有持久生命力。自2004年宪法修改至今,已经过去了14年,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又有了许多重要变化。宪法必须随着党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完善发展。新时代、新思想、新要求、新目标,所有这些都凸显出宪法修改的必要性。这是从歷史的角度,阐述修宪的意义。对此,应该明确两个认识。

  首先,要认识到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本港一些人对“新时代”这个提法也许体会不深。但只要把目光投向百年中国,就会清晰地看到“新时代”这个定义是非常准确的。以1949年为时间节点,曾经积贫积弱的中国第一步是“站起来”,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以1979年启动改革开放为标誌,中国的第二步是“富起来”,到现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每年经济增长的总量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总量。如今,中国正迈出第三步:“强起来”。这无疑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其次,要认识到宪法必须体现新时代的新要求。新时代需要新思想领航,这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时代有新判断,这就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时代有新目标,这就是用“两个十五年”,在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时代有新认识、新经验。比如,以前主要看重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现在认识到,还要重视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凡此种种,都需要在宪法中体现出来。唯有如此,宪法才能真正有效地指导实践。

  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看修宪

  王志民主任谈到,宪法修改进一步夯实了新时代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宪制基础。他概括了五个关键词:指导思想,党的全面领导,党和国家的领导体制,监察体制,爱国统一战线。从这五个方面入手,条分缕析,进行了深入透彻地阐述。围绕“夯实宪制基础”五处着力,其用意在于六个字:稳定,净化,合力。

  先看“稳定”。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民族多元、地区发展不平衡、国家尚未完成统一的大国,治国理政的难度指数,应该排名全球第一。治理这样一个大国,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首要原则就是“保持大盘稳定”,一旦“崩盘”,中国就会沦为列强争抢的“肥肉”,1840年以来的近代史已经印证了这一点。在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担此重任。这就是“党的指导思想”、“党的全面领导”、“党和国家的领导体制”写进宪法的理由。

  再看“净化”。一些人对中共“一党长期执政”的非议较多,认为无法“自我净化”,必然导致腐败。中共十八大以来的事实证明,中共既有“自我净化”的愿望,也有“自我净化”的能力。从“不敢腐”到“不能腐”、“不愿腐”的势态正在形成,而要保证“自我净化”长期有效,必须进行制度上的变革,把所有公权都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就是“监察体制改革”成为本次修宪重点的理由。此次宪法修改共21条,其中11条和设立监察委员会有关。修宪方案一旦通过,今后从中央到省(直辖市、自治区)、地区(市、州)、县(区、旗)四个层级,都将变“一府两院”为“一府一委两院”,各级监察委员会与政府、检察院、法院“平起平坐”,对公权进行监督的力度、广度、深度将大大提高。

  从香港的“身份”看修宪

  再看“合力”。这次宪法修正案有一个新提法──“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的爱国者”,就是要把全体中华儿女凝聚在民族復兴的旗帜下,形成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在香港,有些人把“统一战线”贬义化、污名化,把“战”解读为“好斗”,却不知这个名词的来歷。今天在“统一战线”前面加上这个新定语,就是为了团结更多的人,形成推动民族復兴的巨大合力。这就是“爱国统一战线”成为修宪内容的理由。

  王志民主任谈到,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宪法是“一国两制”实践和特别行政区及其制度的“根”和“源”。他讲了三句话:香港特别行政区是根据宪法规定设立的。香港基本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通过宪法和基本法授予的。

  宪法与本港市民有什么关系?以上三句话点到了要害。第一,宪法第31条是香港特区的“准生证”。宪法第31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第二,宪法是特区制度的法律渊源,宪法与基本法是“母法”与“子法”的关系。香港基本法序言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和政策,以保障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实施。”第三,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源于宪法。宪法第62条规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的职权第13款就是“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

  在香港,总有一些人对宪法漠不关心,更有个别人公然挑战宪法和基本法构成的宪制基础。岂不知,香港之所以能成为特区、拥有“高度自治权”,港人之所以能够“保持原有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皆源于宪法的授权。任何挑战宪法和基本法构成的宪制秩序,都无异于自戕、自残、自己拆自己的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香港、澳门和祖国内地共同尊崇的宪法。本港市民应该以此次修宪为契机,从学习宪法入手,走出认知上的误区、盲区,而王志民主任的文章,有助于香港各界理解修宪的意义,强化宪法意识,弘扬宪法精神,维护宪法权威。

  (本文作者为新一届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