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文化“木鱼书”/张 茅

  图:“木鱼书”封面上的精美插图/作者供图

  “木鱼书”是岭南地区广泛流行的民俗文化,一本书说一个故事,如“薛仁贵征东”,依书而唱,可说是一本歌书,清至民国初年,广州、佛山、顺德、东莞至珠三角风行;当时香港虽由英国管治,“木鱼书”仍十分盛行,不下于广州、佛山,“五桂堂”是本港印刷发行“木鱼书”的主要出版社,至一九七二年始结业,此后再无“木鱼书”出版,加上外国学者搜罗,市面已告绝迹。

  在上海街一家无名书店,我曾购入两本。书店设在旧楼地下,店主年过六旬,不修边幅,形如街边小公园闲坐的老街坊。他的书店除了少量书籍上架,九成的书刊堆在店的中间位置,堆得比人还高,说堆积如山没有错。书山可能藏宝,相信他也不知,读者则在乱书堆寻宝,十分不容易,只能尽力翻看面层,好书可能埋在中层与低层,永远不见天日,这种卖书方法,全港只有这位老店东,书店不像书店,书摊也不是,店里连一张枱也没有,他坐在书堆边的单头櫈,似不在乎生意如何。我是常客,习惯在书堆乱找,给我找到两本“木鱼书”,便买下来。同是旺角区的奶路臣街,域多利戏院右侧一条短巷,有一家卖旧书旧画报的书摊,对面又是专售旧书的“三益书店”,后来三益迁到轩尼诗道,当年我请店东若收到“木鱼书”就留给我,未有结果,他已结束书店移民加拿大。这都是七十年代初的事情。

  我的两本“木鱼书”搬家时遭我弃置,因书本过多,佔去不少地方,狠心清理一大批,想深还是对“木鱼书”作为岭南独特民俗文化认识不深。买“木鱼书”只因为我祖家曾经有过,小时候已在香港听过祖母、姑母唱“木鱼书”,她们的抽屉各自放有,兴致时或感触时便唱。有时唱:“北风起,晚风番,问郎出路几时还,快者离娇三两晚,迟者离娇半个月间。”少年的回忆使我买下来。

  文学家郑振铎虽不是广东人,相信是“木鱼书”最早研究的学者,他把“木鱼书”编写入《中国俗文学史》著作中,列为岭南重要民俗文化,在珠三角乡镇,每家每户有“木鱼书”,唱木鱼成为家庭娱乐

  “木鱼书”两大收藏家郑振铎、梁培炽,郑振铎自说藏三、四百本,可见他收藏甚丰,并认真致力进行研究。梁培炽是香港学者,著有《香港大学所藏木鱼叙录与研究》,据知他藏有三百至四百种,约二千册。

  起源于明末,清代以后兴盛。屈大均《广东新语》曾记载演出盛况。早期木鱼歌都是随编随唱,后来才记录曲词,辗转传抄,或刻印传唱。抄本或刻本皆称“木鱼书”,“木鱼书”是木鱼歌的唱本,以广东话写作。后来衍生龙舟歌、南音。原本木鱼歌是即兴表演,后来才有唱本“木鱼书”。有的“木鱼书”是原有曲词记录之后传抄、刊印,刊本、抄本的数量有记载可查的约有五百部,四、五千卷之多。从明末到民国初年,曾刊刻出版了许多木鱼歌书的书肆多达五十多家,其中包括近二十家标明所在地在广州。木鱼与苏州弹词不同,没有开篇、诗、词、套数和说白。演唱时用二胡、古筝、琵琶、三弦伴奏,或用竹板击节,女性在闺中自娱清唱,在香港、广州及南番顺的家庭广为流行,唱法分正腔和苦喉两种,《陈世美不认妻》、《客途秋恨》、《金山客嘆五更》、《华工诉恨》故事凄怨,用“苦喉”唱法,《西厢记》、《背解红罗》、《钟无艷》、《万花楼》、《金刀记》用正喉。唱法大众化,因此广为流传,且为家中妇女喜爱,作为闲时娱乐。

  近二、三十年,外国不少汉学家研究“木鱼书”,来香港搜购各旧本,在英国、法国、日本、俄国、美国学者收购下,港市面旧本书已经甚少,搜遍旧书店难见一本“木鱼书”。一位在美国长大的台山木鱼民歌手,在白宫领取“美国国家传统奖”。其中《花笺记》、《二荷花史》有英、法、德、荷、俄译本。伦敦、巴黎、哥本哈根图书馆皆藏。

  “木鱼书”内容起初是“劝世文”,后来题材广泛,少年时听《陈世美不认妻》、《阿兰与亚瑞》,至今印象犹深,坊间流行的有《薛仁贵征东》,原来还有不少从演义小说改编:如《万花楼》、《金刀记》、《钟无艷》、《四下南唐》、《白蛇雷峰塔》、《再生缘》、《背解红罗》、《梁山伯牡丹记》、《陈世美三官堂》、《三姑回门》、《老糠记》、《梁天来告御状》;反映“卖猪仔”华工苦难生活的《金山客自嘆》、《金山客嘆五更》、《华工诉恨》等。

  其他题材,如《玉葵宝扇》、《亦朋种花》、《金丝蝴蝶》、《梅李争花》、《锦绣食斋》、《呼家后代》、《客途秋恨》、《大宋高文举》、《紫霞杯》。《紫霞杯》更是第一个“木鱼书”的民间故事被拍摄,由南洋影片公司出品,侯曜编导,罗品超及梁雪霏主演。其他有《三国》、《好逑传》、《玉娇梨》、《平山冷燕》、《金簪记》、《西厢记》、《琵琶记》、《花笺记》、《二荷花史》、《珊瑚扇金锁鸳鸯传》、《雁翎媒》。其中《花笺记》、《二荷花史》有外文译本。

  “木鱼书”及客家山歌,早年在本港流行,客家山歌在新界还有长者会唱,随着这一代老去,能唱的人越来越少,需及时抢救。“木鱼书”民间收藏甚少,主要为大学图书馆藏,市民没有机会接触,许多人不知“木鱼书”这回事,逐渐被遗忘至消失。香港中央图书馆应闢“民俗文化”总目,以下按书本内容分类,书本多为旧本或古本,珍贵而难得,可以不设外借,只供馆内阅读,让大众有机会认识更多的民俗文化。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