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虱子”/刘荒田

  在故国C城居住时,因常到城外山野一家农家饭庄吃饭的缘故,和老闆H成了朋友。H夫妇是中年人,来自台湾高雄,他有农业博士学位,十多年“登陆”发展,不但事业有成,两个儿女也蛮出色,都上了顶尖大学。

  在杉木皮和葵叶为顶的亭子内,我们和老闆对喝台湾啤酒,他谈及教他无比骄傲的孩子,说他们的烦恼一点不比别人少。“最近,女儿在全级作文考试名列第二,加上几桩不如意事,烦得不得了,几天没好好吃饭。我和她谈,她说出缘由:第一名某某,她素来看不起,这一次偏偏被那人压住,气死了。”“凭什么呀?还不是老师偏心!”还有,脸上长了三颗新粉刺,微信少了十个点赞,自以为最好看的牛仔裤,被三个同学讥为“有点土”,无话不谈的闺密忽然避开她,上讨论课故意和她唱反调─天塌下来了。

  博士对女儿说:“你被鸡毛蒜皮烦着,老爸该祝贺你。珍惜这些吧!过了这个年龄,恐怕你没工夫,也没心情在乎了。”女儿瞪大眼睛,先以为爸爸讽刺她;看爸爸的认真劲,便说:“是吗?我好好想想。”

  来自“小心眼”的烦心事,恰对应张爱玲的名言:“生活是一袭华美的皮袍,上面爬满了虱子”。首先为生活“分类”,以衣服为喻,劳工是羊皮夹袄,中产是棉袄,从前富豪或拟富豪才穿得起“华美的皮袍”,被后现代风气影响下被“富养”的女儿,即便家境不“豪”也不愁吃喝。华美的皮袍,不但舒服之极,暖和之极,还生长扰人的虱子,给穿衣人製造痒。这痒可有讲究。它既扰人,又提供抓挠之乐。太痒时恨不得请阿Q来一个个抓出,吃掉;无聊时又希望来一点。何其芳早期歌咏青少男少女的诗中有一句:“你有美丽得使你忧愁的日子”,有了美丽便有忧愁,唯忧愁增加美丽,这“忧愁”,主要地来自“虱子”。

  仅仅是虱子,仅仅是其痒带来可通过“搔”消解的虱子,换上别的,如战乱,人为与自然的灾难,大病,失去至亲,大失败,这些事体一旦咄咄逼人,你就难以分心对付仅关痛痒的“虱子”。换个说法,只在大痛苦尚未临近的前提下,你才有精力关注“虱子”。知女莫若父,此所以当爸的劝告女儿爱惜小烦恼,知道它的来处,明白它的可贵,进而摆平它。爸爸也晓得,少女的小心眼,小性子,须由岁月一步步改造,不必急于求成。

  一如“华美的皮袍”滋生格外多的虱子一样,小烦恼和敏感、脆弱、纯洁的青春心灵互相依存。珍惜前者,就是珍惜青春。但珍惜是为了克服和超越。没有克服和超越,就不可能进入实打实的人生。

  谈到这里,亭子外的天转为蓝黑,星星上来了。老闆沉思良久,说,将来,女儿会知道,比起生活道路上难以预测的诸多挫折,青涩年华的不如意岂止不能算一回事,简直是享受。你在职场为了限时交出的策划方案而搜索枯肠,还计较教室里小女生斗心眼吗?你一手抱着大的孩子,一手给小的调奶粉,还记恨语文老师打在作文本上的分数“不公平”吗?你走进医院,面对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亲人,还在乎围巾上的花色太单调吗?你自己也被疾病打趴时,还抱怨脸上的粉底不均匀吗?生命曲线上,命运给青春期赋予的,就是健康的体魄与纯洁的灵魂。老天爷还为了使青年人活得不闷,将一辈子的忧患化整为零,让他们提前喝到苦酒,使心灵的一泓清水变得深邃和丰富,为此,并不忌讳渗入“杂质”。

  既然如此,你何妨趁年轻好好和虱子周旋,爱惜它带来的痒,乃至小小的抓痕,溃疡?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