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竞赛”对手和裁判长/徐贻聪

  在《大公报》今年三月九日刊发的《哈瓦那的“四隻老虎”》一文中,我曾谈到我同古巴的华裔将军、古巴中国友好协会会长邵黄的交往和友情。回忆之中,想起我曾同他进行过的一场“比赛”,当然还有它的动因和裁判组,很想说给大家听听。

  事情的原委和经过是这样的:

  故事应该是在一九九四至一九九五年之间。在那段大约延续两年之久的时间里,古巴的主要领导人卡斯特罗主席和劳尔副主席等经常来访中国使馆,有时也会请我和使馆的主要成员去古巴的国宾馆─小湖区宾馆,谈论两国关系和世界事务,每次的时间都比较长,最长的几次超过八个小时,因而一起午餐或者晚餐是少不了的内容,而且基本上都是用中餐。我方的饭菜自然是由使馆的厨师准备,古巴方面的中餐则由邵黄将军的姐姐安赫拉筹办。安赫拉出生在中国广东,后随父母侨居古巴,厨艺相当不错,因而常被“借用”,为我们的聚会主厨。

  经过几次聚会以后,劳尔副主席对邵黄和我建议,在我们两人之间开始一场烹饪竞赛,由裁判组对每次的饭菜进行“色、香、型”的评比,给出分数,一年后谁得到的分数高,谁就是冠军。裁判组由卡斯特罗总司令、他本人,还有经常参加的其他一些党政领导成员同志组成,多为古巴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成员,总司令担任组长。

  于我,劳尔的建议当然求之不得;邵黄则因为条件有限,他的姐姐也非专业厨师,因而有些犹豫,但也很快表示贊同。

  比赛旋即开始,并由劳尔副主席予以宣布。我和邵黄分别主办过几次聚会并经裁判组评判之后,劳尔私下对我说,你们两人的比赛进行得不错,大家都很肯定。当然,你有从国内运来的原材料,厨师的水准也比较高,你的得分高一些是必然的,你不应该骄傲。准备在年底前再组织几次比赛,然后请总司令宣布比赛结果。可能让你们两并列第一,以体现两国之间的友谊。

  劳尔的话让我很高兴,也很感动,当即表示了拥护。

  但是,我于比赛次年的九月接到调令,不久后便离开岗位,比赛因此中断,未能有机会让卡斯特罗总司令宣布最终结果。

  坦诚地说,我对这样的比赛感到非常骄傲,因为我相信,能够在这样的层次里进行如此内容的比赛,密度又如此之高,特别是比赛能有如此特殊的裁判组成,恐怕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很难再找到他例。虽然对无有最终结果感到多少有所遗憾,但古巴领导人对中国的友好情谊、邵黄将军的全力以赴和大力配合,都让我永誌难忘,不断感受到两国友谊的高度和厚度。

  一个故事,一段佳话,给过我许多启示和动力,而且每次想起内心都激动不已,情思绵绵。我相信,读到它的人一定也会动容,会感受到中国和古巴之间源远流长友谊的珍贵和内涵。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